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一)

第一章

金陵城外。

景睿和豫津两人骑马在前,一驾素色马车在后,一行人徐徐来到金陵城门下。

甄平回头朝马车内低声说了句,“宗主,到了。”马车内的人闻言,缓缓撩开马车的侧帘,深深的注视着高耸城墙上苍劲的金陵二字。

“十二年了,还是回来了。”梅长苏缓缓放下侧帘,低垂下眼睫,喃喃自语。

宁国侯府外,梅长苏停在“护国柱石”前凝视,萧景睿走过来,见梅长苏在此停留许久,开口问道,“苏兄似对这题字很有兴趣?”梅长苏敛敛心神,眼角带笑,“早就听闻宁国候军功累累,深得陛下器重,今日一见倒果真是名不虚传。”“父亲早年征战沙场,陛下隆恩方赐此字。”景睿只当是梅长苏初次见到,倒并没在意,“雪庐内我已命人安置好,一路颠簸苏兄必是累了,是否现在随我见过父亲后就歇息下?”梅长苏应下,便随景睿往谢府内走去。

一进府豫津不知从哪儿出来,大声抱怨,“景睿你带着苏兄上哪儿去了,我这一转头你们人就不见了,害我好找。”景睿刚想开口搭话,谢玉从内院走了出来,“景睿,这次回来的这么晚,中秋之期都误了,下次再…”话未说完,便看见院中除了景睿和豫津,还站着一个年轻人,脸色苍白脊背微弯,但是看着却是气度不凡,转而疑惑到,“有客人?”景睿忙答话到,“父亲,这位是苏哲苏先生,是我的朋友,苏先生身患旧疾,我邀他来京城小住养病。”梅长苏等景睿说完,方才不紧不慢的向谢玉行个礼,“在下苏哲,本是江湖白衣,几年前机缘巧合与景睿结识,承蒙他相邀,叨扰贵府,还望见谅。”谢玉看着此人不像寻常江湖客,但想想江湖中有些异于常人的也是常见,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苏先生客气了,既是小儿的朋友,就是我谢府的客人,自当尽心。”看见在旁边觉得他们礼数繁杂百无聊赖又不敢走开的豫津,又板起脸训道,“豫津,你这不稳重的性子也要改一改,我在内院便听见你喧哗,这么大的人还跟孩子似的没个分寸。”豫津鼓鼓嘴,行个礼道,“侯爷教训的是,豫津以后会多加注意,约束自己的言行。”“嗯,”谢玉又将视线转回到梅长苏身上“我还有事,景睿你招待苏先生吧。”“是。”景睿回了,梅长苏察觉到谢玉的目光,行了个礼,便跟景睿和豫津往雪庐去了。

到了后院雪庐,豫津就忍不住发起牢骚来“我说景睿,谢侯爷怎么还是那个古板的样子,依我看,你肯定是谢家的儿子不是卓家的,就你那个拘礼的迂腐样子,简直和谢侯爷一模一样!”景睿听了忍不住翻白眼,“父亲重视礼数,可是你那个轻浮样子,也怨不得父亲说你。”“苏兄你看看,景睿这个样子是不是跟谢侯爷一样!还不承认。”豫津笑着打趣。梅长苏看着他们斗嘴,发笑的同时想起往事,面色上倒变了一变。景睿细心,问道“苏兄这是怎么了,可是累了?”梅长苏自知脸色变化被察觉,便岔开话题“无妨,舟车劳顿是有些疲累,晚上好好歇息便是。倒是你们俩,我听说皇上为霓凰郡主择婿,你们俩也是要去参加武试的,不早点回去歇着,倒在这儿斗嘴。”豫津挠挠头,“也是,这各国使臣来势汹汹,我们虽对郡主只有敬仰之情,也不敢丢了我们大梁的脸面。”萧景睿听了,也觉如此,“说的也是,既如此,我跟豫津就回去了,苏兄这一路辛苦,你也早些歇息吧。”梅长苏点点头,送他们出去。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飞流正要往房上跳,“飞流,”梅长苏出声制止,“回屋去。”飞流悻悻下来,不情愿的回去了。梅长苏回到桌子前坐定,朝房顶淡淡说了一句,“进来吧。”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