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

第二章

迎凤楼下。

梅长苏从太皇太后处出来,便觉得心绪不宁,时隔多年,他看见最疼爱他的太奶奶半是糊涂半是清醒的喊他小殊,往事全都涌上心头,一时间他竟招架不住。梅长苏本不想来看武试,无奈豫津拉着他要来,说是看看热闹,梅长苏拗不过他,只得跟来,没想到太皇太后召见,现在更是后悔。为了避免景睿和豫津看出异样,他谎称胸口有点闷要自己散散步支开了他俩,独自略走走以平复心绪。

走到一个回廊,一个太监正在教训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不要以为靖王可怜你就可以在这儿躲懒了,我告诉你,指着靖王给你带出宫去别做白日梦了!”说着踹了那孩子一脚,竟从怀里掉出两本书来,那太监更加变本加厉,“好啊你,还敢偷书,有个靖王可怜你你倒无法无天起来了,这宫里的贵人多的很,靖王又算是哪个台面上的人!”说着还不解气似的又踹了那孩子两脚。

“本王是哪个台面上的人,还轮不到你个奴才在这儿嚼舌根!”梅长苏刚想张嘴为那孩子求求情,就听见身后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闪过,怒立在太监前面,那太监自知失言,忙不迭的跪下磕头。

梅长苏像被雷击中一般,眼前的这个人身着绛红常服,缀玄色花纹,袖口与其他王爷的宽大不同,倒像武将一般紧贴手臂,长身玉立,英气勃发。

梅长苏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毫无准备的跟景琰重逢了。他长高了,也壮了很多,声音还是一样的低沉,脊背还是一样的挺拔。梅长苏几乎被这意外惊的站立不住,只能扶住石柱缓一缓。

等他定了神,看见太监已经被靖王喝退,他上前扶起那个孩子,温柔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孩子怯怯的看了梅长苏一眼,又看了面色铁青的靖王一眼,没敢做声。“他叫庭生,”靖王打量了梅长苏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是谁?” 梅长苏忍下心中绞痛,缓缓行礼道,“在下苏哲,应宁国候府大公子萧景睿之邀,来京城小住养病,今日随景睿同受太皇太后召见,苏某身子不大好,出来后觉得有些胸闷便四处走一走,没想到碰见了靖王殿下,失礼。”靖王见他面色苍白,额头似乎还有些虚汗,但是言谈举止不像猥琐之人,也就不疑有他,“既是景睿的朋友,还请先生尽快回到景睿身边去,在这宫禁之中随意行走,惹出什么误会也不好。”梅长苏对靖王的冷言冷语表现出不以为意的样子,反倒转向庭生,“在下看这孩子大约喜欢读书,今日遇见也算是有缘,不如以后让他跟着苏某略学些看书识字可好。”说完蹲下摸摸庭生的头,温和的问,“庭生,你今年几岁了?”庭生悄悄看一眼靖王,见他没有阻止的意思,怯生生答到,“十一岁。”梅长苏神色一顿,转而又问道,“那以后我教你读书,可好?”庭生虽然心里对梅长苏有着莫名的亲近,可是抬头看看靖王,也不敢吭声。“先生有所不知,”靖王对梅长苏的话不以为然,只当他是不知天高地厚,“庭生是掖幽庭的奴婢,罪臣之后,是不能随意求了陛下就带出宫的。”“只要想做,总是有些办法可想。”梅长苏浅笑。未及靖王反驳,景睿朝这边走过来,“苏兄,原来你到这儿来了,你这么久没回去,让我和豫津好生担心。”景睿看见靖王,心中疑虑,拱手行礼道,“靖王殿下也在。”梅长苏看景睿来了,自己也确实累了,便要告辞,“靖王殿下,庭生的事,苏某会尽力而为,告辞了。”靖王只觉他是个狂人,并未深想,拱了拱手算是回礼,便带着庭生走了。

景睿虽然好奇,但看梅长苏脸色不好,也就没有细问,送他回府了。

是夜,飞流又要往房顶上飞,被梅长苏制止,“飞流,昨晚不是跟你说过,蒙大统领是我的客人不是坏人,不要拦他嘛。”蒙挚进门看见气鼓鼓的飞流哑然失笑,“小殊,你这个小护卫啊,是怎么看我怎么不顺眼,哈哈哈。”“他只是对你还不太熟悉罢了,”梅长苏摆弄着手里的茶杯,“以后就好了。”蒙挚呵呵一笑,突然发现梅长苏脸色不太好,问道“小殊,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今天被太皇太后召见时发生了什么吗?”“蒙大哥,我今天看见……看见景琰了。”

门外突然响起叩门声,梅长苏惊的站了起来,“谁?”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