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也许是正剧向』长林(五)

第五章

靖王府

靖王在书房翻阅兵书,列战英走过来,略带迟疑的说,“殿下,苏先生来了。”靖王狐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苏哲?”“对,就是苏哲苏先生。”列战英回答。“他来干什么,”靖王嘟囔,一时也搞不清来意,“让他进来吧。”

梅长苏一进靖王府,便发觉靖王府的一切都跟从前一样。想起从前他跟景琰在靖王府玩耍嬉闹的日子,再看看自己如今的样子,不禁又是一阵心如刀割。

眼看着要走到书房,梅长苏敛一敛思绪,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如果面对景琰的时候自己先乱了阵脚,那要如何成事!

“草民苏哲,参见靖王殿下。”梅长苏自己定了神,神色自如的向靖王行礼。“苏先生,”靖王想着上次霓凰郡主的事,心里还是颇为不齿,面上也没有给什么好脸色,“来我府上有何贵干?”

梅长苏没接话,眼睛往后侧方看了看,靖王看懂他的意思,“你们先下去吧。”“是。”几个侍从退下去。“苏先生,请坐。”梅长苏坐下后,倒不着急开口说话,盯着茶杯出神。靖王见他这样,更加摸不着头脑,“苏先生未曾知会便到我府上,又要我屏退左右,坐下后又不说话,这是何意?难道先生来是为了坐在我书房里出神?”梅长苏笑笑,“那么在靖王殿下看来,苏某拜访所谓何事呢?”靖王没料到他会反问,楞了一下,旋即又换上了一副冷峻面孔,“苏先生此来,恐怕是为誉王做说客吧。”梅长苏听到他语带讥讽,倒也不恼,“殿下何以见得苏某就是为誉王做事呢?”靖王不屑,“上次霓凰郡主一事,不就是先生的奇谋吗?”“上次霓凰郡主一事,并非苏某策划,”梅长苏不紧不慢,“苏某只是事先得到了一点消息,尽力护郡主周全罢了。”“哼,事先获得一点消息,”靖王冷笑,“深宫内院,如此隐秘之事,苏先生都能提前得到消息,本王竟没想到江左盟神通广大到了如此地步。”“这还要多亏,”梅长苏顿了一下,端起一杯茶,“静嫔娘娘。”“什么?!”萧景琰大惊,“你说是母妃给你传递的消息?!你何时见过母妃?!你到底是什么人!”“靖王殿下,无需这么激动,”梅长苏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静嫔娘娘并不认识我,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殿下去找静嫔娘娘一问便知。”靖王心下怀疑,但见他镇定,又涉及到母妃,心中竟莫名信了几分。靖王意识到自己竟然莫名信了几分这个谋士的话,心中泛出烦躁,“这事的来龙去脉,我自会去找母妃核实,苏先生此来难道就是为了跟本王说这事?”“那倒不是,”梅长苏颔首,“只是见殿下提起,苏某好奇殿下是如何觉得我是誉王殿下的人的。”靖王冷哼一声,“不是誉王的人,难道还是太子的人不成?”梅长苏低头嘬了一口茶,“如果我说,也不是呢?”“这倒新鲜,”靖王盯着梅长苏,“看来先生麒麟之才,是还没做好决定了。”梅长苏浅笑,“那倒也不是。苏某来京城,自然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实不相瞒,苏某选择的主君,在来京城之前,就已决定好了。”靖王被他吊起了胃口,“那我倒愿闻其详,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誉王?”梅长苏放下茶杯,正色道,“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靖王面色惊变,他没想到梅长苏竟然口出此言,一时间惊得竟不知道如何作答。梅长苏倒也不急,又把玩起手里的茶杯来。“选我,”靖王缓过神来,自嘲的笑笑,“我31岁了,还未封亲王,母妃出身也不高,先生选我,怕是要失望了。”“靖王殿下,”梅长苏缓缓道,“苏某选殿下,自有苏某的道理,殿下只需回答苏某,难道殿下对那至尊之位,当真一点兴趣都没?”萧景琰被他这么一反问,陷入了沉思。从前祁王兄在的时候,自己只听教于祁王兄,希望日后为祁王兄征战沙场便是,并未对皇位有过什么期望。但如今的朝中形式,太子和誉王都是争权夺利之徒,无半点为国为民之心,自己虽心中有恨,可是因为赤焰旧案自己与父皇多年来始终有隔阂,自己更是被排挤在外几近流放,皇位于他,只不过是遥不可及的奢望罢了。梅长苏见他陷入沉思,试探到,“殿下拼命保下祁王遗腹子,想必当年祁王殿下的教诲仍然烙刻于心,难道真的就甘心让这江山落入玩弄权势之徒的手中?”萧景琰听他提起庭生,大惊,“你是怎么知道的?!”梅长苏胸有成竹的笑,“我是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殿下只需要知道,我知晓了此事,但却并未以此事来为难殿下,现在殿下对苏某,是否能有些信任了呢?”

萧景琰不知道这个梅长苏到底有什么背景,竟能知道如此多宫闱秘事。现在他知道了庭生的身份,如他所说,并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又要辅佐自己夺嫡…难道?!靖王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苏先生,可是当年祁王府的旧人?”梅长苏搓着衣角的手指骤然收紧,自己还是小看了景琰,竟然已经往这方面怀疑了,抬头面对靖王,却是一脸镇定,“苏某若是祁王府旧人,殿下怎会不认识?”靖王被他这一问,苦笑,“先生说的也是。当年的祁王府…怎么还会有旧人。是本王多想了。”是我痴心妄想,景琰心中自嘲,再抬头已是坚定,“皇位于我远如浮云,但你若能截断他二人至尊之路,我倒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梅长苏见他已经下定决心,趁热打铁道,“殿下既愿意,今日之约就此达成。”靖王听他这话,疑虑又增加几分,“你可知,我平生最厌恶的便是你这样步步心机之人,就算你能辅佐我功成,也未必会有多大荣宠,你难道不介意?”梅长苏笑笑,“这荣宠的事,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谈,苏某未着急,殿下倒替苏某操心起来了。苏某现在,只需要殿下的信任而已。”靖王见他如此说,更加费解,这人来到京城搅弄风云,倒不提封官许愿的事,不过既然他有意避开,自己也没有必要抓着不放,“既如此,倒是本王唐突了。不过有件事,本王还是要提醒苏先生,我知夺嫡路上凶险异常,但先生的麒麟手段,还是不要用在忠正之士身上的好。本王不要求你与我有一样的心性,但这是我的底线,如果先生不能认同,我想我们也无法共谋大事。”梅长苏站起来,踱步到窗前,“我知道靖王殿下的心性,还请靖王殿下放心。”“你我素不相识,”靖王望向梅长苏,“我心性如何,你又如何知晓。”梅长苏身子僵了一下,“就当是我的一个赌注吧。”靖王盯着梅长苏的背影,这个人有太多秘密让人摸不透,只能日后留心观察了。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