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七)

第七章

刑部天牢外。

萧景琰看着被抽走了魂一般的夏冬,不知道怎么开口劝慰才好。刚才他和夏冬听到的聂锋一事实在太过震撼,要不是谢玉亲口所说,恐怕谁都难以想象。“夏冬大人,”景琰艰难的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靖王殿下,”夏冬气若游丝,闭上眼睛有一滴泪掉落,“对不起。”靖王扶了扶她的肩,“我相信林帅和小殊,都会原谅你的。”

目送夏冬离开,梅长苏走到萧景琰旁边,与他并肩而立。景琰从呆立中缓过神来,看着梅长苏,“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是吗?”“是。”梅长苏倒也不隐瞒。景琰看他眉头深锁,脸色苍白,心里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一点心疼出来,“苏先生身体不好,天牢里湿气污浊,还是赶快回家吧。”梅长苏见他没有追问,好奇起来,“殿下不问问,苏某是怎么知道的?”萧景琰摇摇头,“与先生认识也有些时日了,从前事事追问,是觉得先生来历成谜不可轻信。如今先生所作所为,让我觉得先生与那些权欲熏心的谋士并不相同,既如此,有些事情就不必问了。”梅长苏点点头,景琰的成长速度比他预计的还要快,“殿下肯信任苏某,苏某谢过。”“不必谢,”萧景琰转头盯着梅长苏,“我倒有一事,想请先生帮忙。”“什么事?”景琰重新转过头去,“苏先生刚受了天牢湿气,又在这风口里站了半日,想必累了,我晚些再跟先生详谈吧。”梅长苏的确是累了,虽是春日了,可还是受不住这风,也就回去了。

景琰离了天牢,就往芷萝宫去,今日之事,他迫不及待的想跟母妃说一说。没想到到了芷萝宫刚坐下喝了两口汤,皇上便到了。

“你们母子俩,在说什么体己话啊?”皇上笑着进来,靖王和静妃连忙起身行礼。“没有什么要紧的,”静妃含笑,“左不过是景琰说臣妾炖这茯苓鸡汤好喝。”“是吗,”皇上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怎么隐约听到,你说景琰不能经常进宫,很是想他呢。”靖王听了忙道,“是儿臣不孝,劳母妃挂念。”皇上摆摆手,“不用这么紧张,朕就是随口问问。静妃,给朕盛一碗你做的汤,朕也尝尝。”静妃盛过,皇上边喝边与靖王闲话到,“景琰,谢玉定罪,这巡防营一下无人带领了,对于这掌管巡防营的人选,你可有看法?”靖王回答道,“依儿臣之见,此事并不难办,只需要寻找能力品行合适的武将来掌管即可。”皇上看了靖王一眼,“你呀,还是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能力品行合适的人不难找,但要既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誉王的人,可就难咯。”靖王抿嘴,“儿臣未曾想到这一层。”“你素来不爱搬弄权势,”皇上又喝了一口鸡汤,“当然想不到这么深。”说罢抬头盯着靖王,“你说,朕要是让你来节制巡防营如何?”靖王心下惊诧,一时揣摩不透皇上的意思,竟不知如何回答。皇上看他迟疑,说道,“我知道,你是怕你节制了巡防营,太子和誉王两边刁难。但是你一向在治军上是一把好手,又不涉党争,实在是最合适的人选了。”靖王听他如此说,知道他是真的有意让自己接管巡防营,便不再推辞,跪下行礼道,“是,儿臣定当尽心竭力不负陛下期望。”皇上笑笑,“起来吧。”静妃看皇上似有困倦之意,开口道,“皇上说了这会子话,也该歇歇,就在臣妾这里歇午觉吧。”“好,”皇上欣然应允,靖王见状,就要告退,被皇上阻止,“怎么朕一来,你就要走,那朕不是搅了你们母子相聚了。”靖王忙道,“儿臣不敢。”皇上一边脱外袍,一边对靖王说,“以后啊,你想来芷萝宫见你母妃便来,不用再另行请旨了。”靖王喜出望外,行礼道,“谢父皇。”“起来吧起来吧,”皇上坐上席榻,“瞧你高兴的。”看着静妃服侍皇上躺下,靖王也就行过礼出宫去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