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十三)

第十三章

元宵节快乐,凯凯的微博让我喝了一缸醋。

金陵北城门。

金陵的北城门偏僻,路上人烟稀少不似南城门繁华,列战英一身铠甲来回踱步,显得格外扎眼。坐在茶楼二层的誉王冷眼看着急得像热锅蚂蚁一般的列战英,抿了口茶。

靖王甫一进入城门,列战英便打马上前,“靖王殿下,末将有要事禀报。悬镜司抓住了…”“诶呦景琰,你看可回来了。”列战英没说完话头便被誉王截下,“这一个多月辛苦你了,你看看你,晒黑了,也瘦了些,静妃娘娘看见可又要心疼了。”靖王下马行礼,抬眼看看略显寒酸的茶楼,再看誉王一身济楚打扮,心中防备,“誉王兄怎么会在这儿,这种茶楼可不合您的身份。”誉王听出他话中带刺,皮笑肉不笑,“你这次赈灾有功,朝野上下称赞不已,父皇命我陪你,我怎能不从啊。”靖王回头看了看列战英,列战英正是焦虑之时,急中生智做了个口型,“卫峥。”靖王看清他口型,却一时反应不过来,“有什么事,回府再说吧。”列战英不好再开口,只得看着靖王跟着誉王进了宫。

萧景琰一踏进武英殿便觉不对,夏江正站在殿中,回想起列战英说的话,意识到夏江和誉王似乎是联手设了个局。行过礼起身,靖王看见蒙挚望向他,微微摇了摇头,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皇上开口了,“景琰,你这次干的很不错,回去多休息,奏报什么的不用着急。”“多谢父皇体恤。”靖王答。“景琰差事办的好,父皇应该高兴才是,怎么看着神色郁郁?莫非是有什么烦难之事?”誉王开口。“誉王殿下此言差矣,”夏江接话,“年节将近,怎么会有什么烦难之事,这喜事倒是有一件。”“哦?什么喜事?”誉王口中抬高音调,可表情中尽是得意,没有丝毫疑惑之色。“前两天,悬镜司抓到了一名逆犯,现在已经押入悬镜司天牢。”夏江不紧不慢的说着。“什么逆犯?近来可有什么逆犯?”誉王接着追问。“并非是最近,”夏江一面说,一面拿眼睛瞟靖王,“是十三年前赤焰逆案的余孽,原赤羽营副将,卫峥。”靖王冷眼看他二人一唱一和,心里已经明白他们二人意图,列战英在门口是想提前告知自己有个心理准备。虽然已经知晓,可是当听到誉王和夏江主张腰斩卫峥的时候,他还是愤怒了。

“皇上,臣以为,年节将近,除以这样的极刑,怕是不妥。”蒙挚听不下去,站出来为卫峥求情。“蒙大统领此言差矣,”夏江语气阴冷,“谋逆是不赦之罪,岂能姑息。蒙大统领如此同情逆犯,不会是也有这个念头吧。”夏江阴冷的语气像一盆冰水泼向了萧景琰,他突然意识到,誉王这次不是为了与他争斗谋一时之势,而是要彻底置他于死地。“夏江大人,”靖王语气平平,“蒙家世代忠良,大人说话可要慎重。”夏江看向靖王,笑笑,“微臣以为,对于逆犯一应教化皆是无用,定要以重典惩治,方可令天下有畏惧之心,靖王殿下,我说的对吗?”靖王冷冷看夏江一眼,突然跪下,“父皇,夏江大人之问,儿臣实不敢答。”“有什么不敢答的,你说便是。”皇上知道靖王一直不相信赤焰一案,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靖王最近颇得重用,此刻他倒是想听听靖王的回答。“回父皇,当年一案是皇室之痛,朝廷之损。应该是祸非福,何至于如今提起来这般津津乐道,毫无半点沉郁心肠,”萧景琰言辞慷慨激昂,“儿臣佩服夏首尊铁腕厉辣,朝廷逆案说来倒如市井闲谈一般云淡风轻。只是儿臣不明白,父皇英明,如今我大梁国泰民安兵马强壮,重典二字分量沉重,非乱世不可轻提,夏大人当着父皇的面提及,没有丝毫避讳意思,莫非是夏大人以为,父皇治下的大梁是乱世吗?”夏江听到这里冷汗直冒,可靖王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儿臣更不明白,处置卫峥这样的事情,自有父皇裁断,夏首尊问我对不对,实在令儿臣惶恐不敢答。更何况誉王兄与夏首尊一唱一和甚是默契,像是早有交情,夏大人不问誉王兄却问我,更是令我不解。父皇与誉王兄在,儿臣不敢妄言。”

夏江没想到靖王竟然如此冷静,勉强应付,“陛下面前议事,政见不同是经常的,靖王殿下何须这般辞气激愤。”靖王冷笑,“刚才蒙大统领也不过是与夏首尊您政见不同,却被您扣上了同情逆犯的帽子。我辞气激愤是不满夏大人言行无状,可这真正焦急的,怕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罢!”

誉王见靖王识破他和夏江的计策,急忙分辨到,“父皇,儿臣进宫并不知道逆犯一事,跟夏首尊也无交情,我与夏首尊希望重处逆犯,是认为天家威严不可侵犯,并无半点不敬之心啊父皇。”“连不敬之罪誉王兄都能替夏大人开脱,这可真是交情匪浅,”靖王语带讽刺,“父皇,誉王兄礼贤下士广有贤名,结交几个良臣也是正常,请父皇不要怪罪。倒是儿臣,久不在京中,为人也是粗砺惯了的,这朝中的大臣都没有什么往来。只怕万一被扣上什么罪名,连个替我分辩的人都没呢。”“父皇在这儿,”皇上目光阴郁的扫视着誉王和夏江,今天的事情夏江和誉王的确是默契非常,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所有人都知道赤焰一案是景琰的痛点,可是这又怎么样呢?今天景琰并没有当面顶撞,也许他真的是成长了,“谁敢诬陷你什么罪名?”高湛察言观色,知道皇上已经不想说下去,“皇上,到了午膳的时间了,静妃那儿备好了午膳,有静妃娘娘亲手炖的茯苓鸡汤,您要过去尝尝吗?”“好,就去静妃那儿。景琰,一同去吧。”皇上闭眼,他确实是十分疲累。“父皇…”誉王还想争辩,却被夏江的眼神制止了,也就缄口不言,眼睁睁的看着靖王跟皇上去了芷萝宫。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