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十六)

明天就开学了,之后或许做不到日更了。
其实本意是想写个中篇,就靖苏俩人谈谈恋爱就好。
不知道为毛写着写着就开学了。
不过我一有时间就会写的!也绝对不会弃坑的!

第十六章

密道。

梅长苏坐在密道里设的小几旁,手里急急的搓着衣角。他听说卫峥被抓了,靖王什么都不知道就进了宫,顾不得晏大夫的警告就赶紧爬起来走进密道摇铃,可是靖王迟迟没有出现。梅长苏实在受不了地道的潮湿,走回了苏宅,扶着柜子歇一歇,心里实在放不下,又走回了密道。

木门轻响,梅长苏见是靖王,急忙起身,“殿下。”“先生找我来,有什么事吗?”靖王语气平平,听不出一丝情绪。梅长苏惊讶,“殿下昨日从宫中出来,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事要和苏某商量吗?”“本来是有的,”靖王冷笑,“不过我昨日来找先生,苏宅的人说先生不见客,现在也就没有了。”梅长苏皱眉,“我病的昏昏沉沉,确实不知道殿下来过,怠慢了殿下,还请殿下不要怪罪。”列战英看靖王还是不想理梅长苏,开口道,“的确是有事要劳烦先生。原赤羽营的副将卫峥被抓进了悬镜司,这事先生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知道了。”梅长苏低眉,忍不住咳。列战英看他实在虚弱,心中不忍,语气放软到,“我们都以为卫峥将军蒙冤惨死,万幸他还活着,需得赶紧救出来才是。殿下常说先生智计天下无双,还望苏先生劳神费思,指点一二。”梅长苏无心听他的话,他望着靖王的背影疑惑又心痛,本来出了这样的事,景琰应该马上来找他商量才对,怎么今天竟一副完全不想与自己说话的样子?虽然疑惑,但是梅长苏也没有时间细想,劝住靖王不要冲动才是要紧。“无论我想出什么样的计策,营救卫峥都势必会影响到靖王殿下。殿下与皇上多年疏离,不就是因为赤焰旧案?如今贸然行事,只会让靖王殿下失去恩宠在身的大好局面!卫峥的事是誉王和夏江设的一个圈套,殿下难道不明白吗!”

梅长苏说的恳切,可靖王却没有放在心上,“我明白。可是虽然是圈套,我也必须要救卫峥。”梅长苏心中焦急气息紊乱,“殿下要救卫峥是为情义,可从得失上来看,营救卫峥有百害而无一利。殿下,谋大事者,需懂得割舍。”卫峥是林殊的副将,梅长苏岂不想救他出来,可是眼前形势严峻,如果救了卫峥多年苦心经营都有可能毁于一旦,梅长苏虽心痛,也只能压下去劝靖王。出乎他意料的,靖王并没有与他争吵,只是目光似铁,“我来之前,就想到先生会如此说。先生的指点,我已经明白,多谢。”最后这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梅长苏在靖王的眼神中看到了以前从没有看到过的愤怒和失望。靖王转身欲走,却在台阶处停了下来,抽出列战英的刀,一刀砍断了系铃铛的绳子。梅长苏惊异心痛,不知道如何才能挽留靖王。没有自己时常提醒,靖王不知道要在外面挨多少暗箭,多年来的辛苦眼看就要付诸东流,赤焰冤案的洗雪更有可能功亏一篑,梅长苏无法,竟跪下了。

“殿下!”梅长苏跪着,眼神里满是哀伤。靖王转身,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我曾以为,先生是位与众不同的谋士,没想到此时才看清楚,你也是动辄言利,眼中没有天性和良知的人。如果我割舍情义,一心只图大位,那我当初夺位的初衷又是什么!我本以为与你理念相仿视为挚友,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无情到令人齿寒的人。事已至此,你不愿意援手,我无话可说,我萧景琰今后何去何从,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

靖王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扎进了梅长苏心里,疼痛击的他连跪都几乎跪不稳,梅长苏声音颤抖的问到,“殿下此话何意?”靖王看见他眼中的哀伤心痛,心中竟然有一丝不忍,他转过头去告诫自己切勿因为私情而心软,再开口语气冷硬,“先生算尽天下人心,我此言何意,先生怎会不知?战英,走!”梅长苏心乱如麻,想站起来拦住靖王偏偏脚软跌在了地上,靖王听见声响,脚步微微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地道。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