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十七)

这一章写的痛苦非常。
我写来写去,只觉得词语贫瘠文笔生硬,无论如何写不出他们一半痛苦煎熬五味杂陈。
最后只有把对话直接写出来。
自己作死写了这样的设定可是又撑不起来。
心情很差。

第十七章

靖王府。

梅长苏站在靖王府前院的亭子中,一动不动。

甄平气的跟卫兵理论,“靖王殿下究竟在做什么?我们宗主在这四面透风的地方站了半个多时辰了,连个火盆都没有吗!”卫兵语气平静,“我们靖王府,一向很少有火盆。”“你说什么?!”甄平气的半死,刚想继续理论,就被梅长苏制止了。

列战英出来,向梅长苏行了个礼,看他面色如织,心下不忍,“先生,殿下还有些事要处理,雪地寒冷,苏先生身体不好,还是请回吧。”梅长苏不为所动,“你帮我转告靖王殿下,他今天不出来见我,我是不会回去的。”列战英见他面色坚毅,实在不愿意相信他是普通的醉心权欲之人,“苏先生,今天是真的不想让殿下救卫峥吗?”“你让靖王殿下出来,我自然会把话和他说清楚。”梅长苏气息微弱,却坚定非常。列战英叹了口气,回屋里去了。

闻讯赶来的蒙挚看见站在院中的梅长苏,心疼不已,“这好端端的,怎么吵起来了?他就把你扔在这儿不管?”“可不是嘛,”甄平愤愤不平,“半个多时辰,连个火盆都没有,不知道的好像我们宗主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他一样!”“这怎么能行,”蒙挚急的搓手,“我找他去。”

刚踏出两步,靖王就出来了。蒙挚停下,行了个礼,“靖王殿下。”靖王没有理他,径直朝梅长苏走去。“靖王殿下。”梅长苏行礼,甄平在后面也拱手,暗暗翻了个白眼。

“苏先生,你这又是何苦呢?”靖王神色冷漠,“该说的早已经说清楚了,先生请回吧。”梅长苏无心计较,“在殿下没有弄清楚我的意思之前,就不算弄清楚。”“有何不清楚?”靖王反问,“在先生看来,救卫峥有百害无一利,而在我,这是一件无需犹疑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一点达不成共识,别的也是多说无益。”梅长苏叹气,“搭救卫峥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赔上全部身家性命都未必救得出,卫峥只是一个赤羽营的副将,殿下这样做,值得吗?”“赤羽营的主帅林殊是我至交好友,”靖王眼珠颤动泪光粼粼,“赤焰军战功赫赫却魂葬梅岭,卫峥蒙冤与我有袍泽之情,先生却问我值不值得?等我死后,见到林殊,如果他问我为什么不救他的副将,难道我能回答他,不值得吗?”

梅长苏心中五味杂陈,景琰对林殊感情十三年未曾变过一分一毫,而景琰的心性,更是坚如磐石。自己本应该高兴,可是如今,他已经不是林殊了,他只是靖王的谋士,不是萧景琰心心念念的至交好友林殊。自己本应该与他一起征战沙场纵横捭阖,可如今却要劝他割舍大义为他不齿。梅长苏叹口气,“既然殿下心意已决,那就由我来安排吧。只是殿下不能亲自出面,靖王府也不能直接卷进来,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做。”靖王摇摇头,“不行。”“为什么?”梅长苏惊异。“当日霓凰郡主一事,我曾与先生深谈过,”靖王声音低沉,“但是没想到先生又做了第二次,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你拿卫峥再做第三次。我不在京城的这段时日,先生做了什么不用我多言,你的行为已经触及我的底线,恕我不能再相信你。”梅长苏想分辩,可靖王没有给他机会,“先生麒麟之才,大可另择贤主,就当是一开始,”靖王喉咙动了动,还是开口,“就当是一开始,你选错了人吧。”说完转身走进了风雪中。

梅长苏不敢相信景琰生气至此,也暂时没有精力为自己辩解,只想拦住靖王,“殿下,殿下!”他追着走出亭子,大雪落在他身上,让他觉得冷到了骨子里,可是靖王没有半点要停下脚步的意思,情急之下梅长苏抛掉了平日里恪守的礼节,大吼,“萧景琰你给我站住!”

靖王听到梅长苏颤抖的怒吼,心中悲痛,他对梅长苏有情,何曾忍心他受这样的苦?可是大义面前,他与自己不是一路人。

“苏先生,不论你如何阻拦我,我都一定要去就卫峥。”

“如果我不拦你,你预备如何救?是冲进宫里逼着皇上把卫峥给放了,还是带着你的府兵去悬镜司救人?”

“那也总比为了一己私利龟缩不前的好!靖王府上上下下都是血战沙场的汉子!做不出这种事情!”梅长苏被他气的几乎失去了理智,“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十三年前梅岭的那场火烧的还不够旺吗!祁王府的血留的还不够多吗!你到底还想把多少人命搭进去!”

“我!”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这都不重要,但是想把卫峥救出来,没有我你就办不到!到时候玉石俱焚,你难道就有颜面到地下去见你的皇长兄,去见林殊了吗!”

“你的心情我明白,”梅长苏看着一拳砸在柱子上的靖王,“十三年前在他们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没在,这份懊恼苦楚到今天都没有减轻分毫。我即知殿下此心,又怎么会敷衍你呢?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出卫峥,但是现在殿下要顾全大局,切勿急躁。这点你能做到的,对吗?”

靖王转头看着梅长苏,脸上表情被风雪盖过模糊不清。“先生有何办法,”靖王哑着嗓子,“愿闻其详。”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