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十八)

这章木有感情戏啊摔。
其实我一直在尽量省略和靖苏感情线无关的情节,但是靖王在武英殿和夏江对质这段我实在是太喜欢了,根本跳不过去。
【摊手】这样的琰琰太帅了。

第十八章

武英殿。

靖王脚步坚定的迈上武英殿门前的台阶,在门口不远处,顿了一下。梅长苏的计划很成功,卫峥已经被救了出来,他知道这次进殿将是腥风血雨,但是为了卫峥,为了小殊,他不后悔。

“儿臣参见父皇。”靖王进殿行礼。皇上看着跪着的靖王恨的牙根痒,“景琰,你可知罪?”“儿臣奉命来见,礼尚未毕,不知罪由何起,儿臣不敢擅领,”靖王稳住心神,“父皇素知儿臣愚钝,还请明训降罪。”“好,”皇上往后靠了靠,“朕就给你个机会。逆犯卫峥被劫,你如何解释?”“卫峥被劫了?”靖王故作惊讶。夏江反问,“靖王殿下不会是想说,你不知道此事吧。”靖王瞥夏江一眼,“夏首尊这话我倒听不懂,我为什么会知道?”不等夏江答话,靖王便转向皇上,“父皇,悬镜司直属御前,儿臣也没有接管,这悬镜司弄丢了逆犯,为什么要儿臣解释?”皇上侧眼瞧靖王,“难道此事不是你派人所为吗?”“抢夺逆犯是大罪,儿臣不敢擅领,”靖王气壮,“谁是首告,儿臣请求对质。”“靖王殿下撇的干净,”夏江皮笑肉不笑,却句句刁钻,“可是这事实不能欺瞒。这几天来,巡防营在我悬镜司外重点布兵看守,请问靖王殿下怎么解释?”“巡防营在京城内的主要节点皆布兵把守,”靖王不急不慢,“是因为要缉捕巨盗,可不是夏首尊想的什么重点布兵悬镜司。说句难听的,要不是缉捕巨盗,悬镜司的门口,还真不值得我派巡防营去。”夏江虽恼怒靖王的傲慢,但是眼下只能暂时忍住,努力寻找靖王的破绽,“说到巨盗,这巡防营大张旗鼓满城风雨的抓了这么多天,到底捕到了没?”“这件事夏首尊不说,我也正要问,”靖王强硬,“今天本来已经发现了大盗的行踪,追到悬镜司门口却被悬镜司的府兵给冲散了,我倒要让夏首尊给我一个解释呢!”“靖王殿下,可真是恶人先告状,”夏江一时找不出话回,只得胡乱搪塞,“这般混淆视听,老臣佩服。”靖王半步不退,“到底是哪个恶人先告的状,不用我说吧,夏首尊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啊。”“朕是叫你们对质,”皇上听着没什么意义的争吵有点心烦,“不是吵架。景琰,你如实说说今日的情况。”

靖王喘口气,将来的路上已经准备好的说辞缓缓说来,“回父皇,今日在悬镜司门口巡防营确实和悬镜司的府兵发生了冲突,但是并没有什么逆犯牵涉其中。儿臣不太明白夏首尊的意思,难道是说我巡防营从悬镜司手中抢走了犯人?”夏江急着反驳,“悬镜司追击暴匪至街巷中,巡防营却突然冲出将我们的人冲散,我们…”“得了吧夏首尊,”靖王打断夏江,语带不屑,“你那悬镜司是想闯就闯的吗?巡防营有几个人有多少战力能从你手里抢走犯人?”夏江见他应对自如,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这京城里除了靖王殿下,还有第二个人会为了逆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吗?!”靖王听了不屑一顾,“原来夏首尊无凭无据,今日只是来诛心的。既如此,那我帮夏首尊一个忙,我的府兵都是兵部登记在册的,他们有无外出,身上有无受伤,这些事情只要肯查总会有些痕迹,叫兵部尚书来一查便知,如何?”夏江知道他早有准备,“陛下,这次劫走犯人,靖王恐暗中有人帮忙,要想查出他们的真实身份,恐怕很难。”

皇上看靖王神色自如,心里已经不像开始那样笃定,“景琰,朕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老实说,到底是不是你所为。”“父皇,悬镜司的地牢什么样,父皇也是清楚的,”靖王镇定自若条理清晰,“要多少人才能带着逆犯冲出悬镜司?儿臣斗胆问一句,誉王兄可有这么多,既不在府,也不在册,一点痕迹也查不出,却足以攻破悬镜司的人吗?”皇上心中顿时起疑,“景琰说的也有道理,要攻破悬镜司,怎么也要好几百人,他不可能养了这么多人却没有一点痕迹。”夏江看情况不妙,只好和盘托出,“陛下,抢夺逆犯的暴匪十分凶悍,大约只有三十人。”“三十人?”靖王冷笑,“你那悬镜司高手如云机关重重有进无出,三十个人就能抢出逆犯?别开玩笑了,三十个人怕是只能看看悬镜司的大门吧。”皇上突然意识到一个之前被他忽略的问题,“夏卿,你那个地牢,到底是怎么被攻破的?”“回陛下,”夏江喉咙动了动,艰难的开口,“逆犯实际上,是在大理寺被劫走的。”“大理寺?”皇上觉得头都疼了,“又关大理寺什么事儿啊?”“逆犯之前已经被转到了大理寺,”夏江硬着头皮回答,“所以逆犯实际上是在大理寺被劫走的。”靖王转头盯着夏江,“夏首尊放着守卫森严的悬镜司地牢不用,偏偏要把逆犯放在大理寺,你这是想让人抢,还是不想让人抢啊。”

夏江被噎的答不上话来,皇上正狐疑之时,一个太监来报,“皇上,皇后娘娘求见,说是有急事。”“她能有什么急事,”皇上揉揉太阳穴,“让她等着。”誉王知道是他设的计奏效了,开口劝到,“父皇,母后一向稳重,想来必是有要紧的事。”皇上不耐烦,“让她进来吧。”

“陛下,”皇后行过礼,“静妃在芷萝宫行大逆之事,被臣妾发现不敢擅自处理,还请陛下前往亲决。”“什么?!”皇上一下站起来,半日的争吵已经让他心烦不已,如今听皇后这样说,像一个炮仗被点燃了一般,火冒三丈的冲下来,“逆子,我对你们母子还要怎样?你们呢!怎么对朕的!反了,全都反了!”

誉王看着皇上走远,挑衅的对靖王说,“景琰,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你的口才这么好。就是不知道,静妃娘娘,有没有这么好的口才。”靖王听到皇后的话心惊不已,见皇上雷霆震怒,誉王的挑衅反而让他一下冷静下来,他突然想到来之前梅长苏叮嘱他的话,于是笑笑,“誉王兄现在,似乎更应该关心皇后娘娘有没有好口才,免得你们费尽心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誉王和夏江对视一眼,今天的一切都不如想象中顺利,现在只能指望皇后能闹出点动静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