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十)

你们表问我战英小天使是不是喜欢琰琰,因为我也不知道。ヾ( ̄0 ̄; )ノ
我发现我这个人好容易被影响,在b站上看了视频就有一个楼诚的脑洞还有诚韦的脑洞都想写啊啊啊啊啊啊。我以后还是写短篇好了讲真。
最近没看琅琊榜突然觉得灵感有点枯竭
(╯‵□′)╯︵┴─┴
我面壁去。

第二十章

靖王府。

靖王一回府就直奔密室,他此刻太需要立刻告诉梅长苏马上离开京城。虽然他曾想过救卫峥可能会连累到梅长苏,却未曾想过夏江如此阴毒竟要把梅长苏抓紧悬镜司去审问。走到密室门口,看见列战英站在那儿挡住了机关,萧景琰无暇思考战英为什么在这儿,拨开他就要打开暗门,列战英却身形一动,再次挡住了他。

“战英,你干什么?”景琰惊讶,这才注意到眉头深锁的列战英,“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现在有急事找苏先生,你快让开。”列战英听了靖王焦急的语气,身子却没动,“殿下。”萧景琰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到底怎么了?”“殿下,”列战英咬咬牙,语气里满是沉痛,“苏先生他,已经被夏江带走了。”“你说什么?!”列战英的话不啻一记惊雷打在了萧景琰头上,“怎么可能,夏江与我一同出宫,我快马加鞭赶回府中,怎么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战英听着靖王因为惊异悲痛至极还要强装镇定而颤抖的声音,心里不忍,却只能如实说来,“苏先生是半个时辰前被夏春大人带走的,想来夏江是早已经计划好了要抓苏先生。还有…”靖王听到他迟疑,转过头来紧盯着他,“还有什么?”“还有苏先生是自己开门,跟夏春大人去的悬镜司。”列战英迟疑一下,还是告诉了靖王。

“他自己开门,主动去的?!”景琰惊疑非常。“是,”战英点头,“属下听说悬镜司的人往苏先生家去了,就暗暗跟着。悬镜司的人刚到苏宅门口,苏先生就打开门出来了。看来苏先生是早就知道悬镜司一定会来抓他,而且也没打算逃,不然凭苏先生那些护卫的身手,夏春也不会那么容易把苏先生带走。”“飞流呢!”景琰把最后一线希望都放在飞流身上,有飞流在的话,悬镜司的人也不敢把梅长苏怎么样,但是战英的答话却让他彻底掉进了万丈深渊,“飞流没有跟去,只有苏先生一个人。”

萧景琰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眼前只有梅长苏穿着素色长袍低眉浅笑的影子。他转头就想往外跑,心里只有把梅长苏救出来一个念头,却被列战英拉住了。“殿下,苏先生被带走以后我进苏宅去找甄平,他说苏先生走之前特意交代,让我一定拦住您不要冲动行事。殿下,您现在去救苏先生只能是自寻死路啊!”靖王哪里听得进这些话,一把把列战英的手甩开,“悬镜司什么地方!夏江如此阴毒他去了难道就不是自寻死路了吗!”列战英看着声嘶力竭的靖王,全没有了平日里皇族甲胄的贵气有礼,心里像刀子刮过一样疼。眼见着靖王拔腿又要往外跑,列战英再顾不得君臣礼仪,伸手死死扣住了靖王的手腕。靖王扭过头来,眼睛里全是血丝,“战英,你放开。”景琰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戾气,战英的手指像钳子一样用力抓着景琰的手腕,连指节都泛着白。“殿下!”短暂的对峙过后,列战英猛的跪下,语调里带了哭腔,两个字里塞满了痛心疾首的恳求。

萧景琰愣住了,他上一次看见战英这样,还是十三年前。当时他刚回府,就知道了林殊出事的消息,当时列战英不过是个刚满十三岁的小孩儿,却死死的抱着他的腿哭喊,“殿下,静妃娘娘说您不能进宫!”可是当年十三岁的列战英根本阻止不了十九岁的萧景琰,景琰甩开他,还是跑到宫里跟皇上大吵了一架。

景琰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上一次这样方寸大乱,也是十三年前那一次。十三年了,现在战英已经能扣住他的手腕让他无法挣脱了,而他早习惯了冷面待人,这还是第一次为除了小殊之外的人失态至此。

景琰的手腕无力的垂下来,战英感觉到他不再对抗,也松开了手,鲜红的指印在靖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腕上显得有些刺眼。景琰颓然的坐下,眼睛里白茫茫一片没有焦点,说话的声音虚弱颤抖,几不可闻,“我想保护的人,我从来不能护他周全,从前小殊我无能为力,现在苏先生我也想救救不得。我萧景琰纵使七珠加身,到底有何意趣?”

列战英望向已经哽咽的靖王,眼眶也红了一圈。自己十二岁入靖王府,一直跟在靖王身边,心里早已视靖王为长兄。这些年来看着他被皇上训斥,被朝廷排挤,常年在外征战几乎被放逐一般,可无论发生什么,靖王永远都沉着冷静。纵使从来都不得宠,纵使多年军旅风餐露宿,靖王举手投足的天家贵气依然让人无法忽视,可这次为了梅长苏他竟惊慌失措脆弱悲痛到如此地步。列战英在心里长叹一口气,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靖王,这么多年艰辛坎坷他都陪靖王过来了,可这次回京前路凶险比在外打仗时更甚,自己一介武人,半点忙也帮不上。要说无能为力,他又何尝不是呢?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