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十一)

不要问我为什么乌金丸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东西,私设大于天啊喂!
(╯‵□′)╯︵┴─┴

第二十一章

悬镜司。

梅长苏坐在竹林里的一处亭子中,背微微佝偻着,在悬镜司的地牢里呆了一天,寒湿之气折磨的他苦不堪言,周身都散着凉气。竹林的景清净雅致,可他此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夏江,根本无暇欣赏。

夏江倒比他轻松的多,“梅宗主,久仰大名,今日一见,这江左梅郎还真是名不虚传。”梅长苏笑笑,“我也是久闻夏首尊大名,今日一见,夏首尊倒比坊间传言还要厉害些。”夏江从不在意名声,倒对梅长苏的冷静感兴趣,“看来梅宗主的手下很是得力,你每天不用处理盟中事务,倒有精力关心些本不该你关心的事情。”梅长苏知道他指的不是坊间传言,却故意跟他兜圈子,“坊间传言嘛,真真假假难分辨,苏某也不过是图一乐,夏首尊可不要见怪。”夏江虽然心机深沉,但终归是个武人,一来二去的便厌烦了跟梅长苏兜圈子,“梅长苏,坊间传言如何老夫不关心,我关心的是,你是如何把逆犯卫峥劫走的?”梅长苏嘴巴微微张开,做出吃惊的样子,“夏首尊,这么大的罪名,我可不敢担。我不过一介江湖白衣,这悬镜司丢了犯人,关我什么事?”夏江冷笑一声,“这里就你我两个人,你做这个样子也没有人看,我问你,你是不是祁王府的旧人?”梅长苏抬眼,手指搓着衣角,“首尊大人这话苏某就听不懂了。”夏江盯着梅长苏,眼里透出怨毒,“你进京之时,东宫太子和七珠亲王都争着拉拢你,你如果不是祁王旧人,怎么会选择备受排挤的靖王?你如果不是祁王旧人,又怎么会在靖王形势大好之下冒着死无葬身之地的危险帮他救出卫峥?”

梅长苏抖了抖袖子,用胳膊椅住石桌,“夏首尊这番话,真是言之凿凿让苏某辩无可辩,既如此,这样去回了陛下就是了,何必再费口舌呢?”夏江没有证据的通点被梅长苏戳中,自己的话又没让他有丝毫紧张,夏江一下子恼怒起来,一个箭步冲到梅长苏面前,“梅长苏,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现在靖王自身难保,根本护不了你。”梅长苏听到他提靖王,眼神黯淡了一下,被夏江捕捉到了,他直起身子,用一种居高临下却又轻佻的语气说道,“你为靖王牺牲至此,他可曾为你做过什么呀?”梅长苏听他这话,想到回京以来景琰对他种种猜忌伤害,心下黯然,又想到景琰对林殊心心念念十三年未减分毫,心中虽感动他深情,却又生出对自己现在这样子的厌恶痛恨来。夏江见他不说话,以为戳到他痛处,“你只要说出原委,我或许还可以看在誉王殿下的面子上留你一命。”

梅长苏听到他的语气,只觉得恶心,“苏某病躯残骨,生死之事,实在看的开。首尊大人说到誉王,我倒想问问大人,悬镜司历朝历代不涉党争,怎么夏大人肯冒着'死无葬身之地'的危险,与誉王结党构陷靖王?”夏江听到他拿自己刚才的话反过来质问自己,又涉及到他的软肋,党争,急火攻心,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梅长苏又恢复了平日里低眉浅笑的样子,“夏首尊说不出为什么,我倒可以替夏首尊回答。因为你怕。你怕靖王会和当年的祁王一样,来日登上皇位便会取缔悬镜司,让你从此没有立足之地。你不能允许这种事的发生,所以你就像十三年前处心积虑害死祁王一样也想害死靖王!首尊大人,苏某说的可对?”夏江听到祁王,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按住一个穴位用力,“你到底是谁!”梅长苏被他掐住穴位,只觉得浑身血液似乎都冷了下来,却还是怒目圆睁,“我是谁不重要,夏首尊自己做过的事,难道是因为苏某的身份就能改变的吗!”

夏江抓着梅长苏的手腕一用力,把梅长苏甩得伏在了地上,梅长苏觉得体内气血倒涌,猛的吐出一口血来。夏江看着伏在地上的梅长苏,明明身形瘦弱,似乎风吹一吹就散了,但却给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他怕了。

梅长苏顺顺气,慢慢坐直了身子,抬头看着夏江涨如猪肝的脸色,轻蔑的笑了,“夏首尊如果想要苏某的命,实在再容易不过了。可是杀了一个梅长苏,夏首尊以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就会随着我的死一起消失吗?在这世界上,你或许堵得住悠悠之口,却永远无法堵住人心。”“是祁王伙同赤焰军谋逆!”夏江怒吼,“我是奉圣命调查!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梅长苏擦掉嘴角的血,眼神锐利的射向夏江,“什么证据,不过是一封伪造聂锋将军笔迹的书信,全是你跟谢玉两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

夏江对上梅长苏的眼神,突然冷静了下来,脸上又恢复了惯常的阴狠,“胡言乱语。既然你不肯说你是如何劫走卫峥,老夫自有办法让你开口。”说着从腰间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倒出一粒药丸来,“乌金丸,不知梅宗主听过没有。这药一吃下去,你便会意识模糊难以自持任人摆布,把自己心里想的和盘托出,纵使你有多少秘密,今天老夫也要让你吐个一干二净!”梅长苏慌了,他下意识的想往后躲,却被夏江掐住脖子一把把药丸逼进了喉咙。

梅长苏被迫咽下药丸之后,便觉得头脑发昏,他用力晃晃自己的头,把指甲深深嵌进了自己皮肉里,想用疼痛逼迫自己清醒,然而却只是徒劳。看着夏江得意的脸越来越模糊,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梅长苏看见夏江惊得直起了身,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晕了过去。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