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正剧向』长林(二十二)

您的好友飞·红娘·流上线。
对没错救宗主的不是靖王而是蒙大统领。
至于为什么蒙挚没在苏宅是因为他查封了悬镜司还要回去复命呀。
大家都爱宗主可是wuli琰琰却总是被嫌弃,口亨

第二十二章

苏宅。

梅长苏躺在榻上,身体仿佛一个冰块儿般散着寒气,脸色却显出一点怪异的潮红,眼睛虽闭着可是睫毛一直剧烈的抖动,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让人分不清是醒了还是没醒。晏大夫把手搭在梅长苏手腕上号脉,眉头却是越皱越紧。黎纲在旁边看的紧张,晏大夫又一言不发,急得来回踱步,终于忍不住问,“晏大夫,宗主他这是怎么了,您倒是说句话啊这,唉。”晏大夫把梅长苏的手放回被子里掖好被角,叹口气,“是乌金丸。说来这不过是味迷药,当不至于如此。究竟是他身体弱,还是乌金丸跟他体内的火寒之毒相冲,还要再等几天看。”甄平听了心里担忧,“那这几天,宗主是不是很危险?”晏大夫瞪甄平一眼,“什么叫这几天!他有不危险的时候?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之前,不能贸然用药,这几天你们好生看着他,一有异常马上来告诉我。”

飞流坐在梅长苏床头,漂亮的眉眼紧紧皱在一起,晏大夫和黎纲甄平的对话他无心去听,满眼满心只有他的苏哥哥。“水牛?”飞流突然出声,把其他三人吓了一跳。“飞流,你说什么呢?”黎纲疑惑,“什么水牛?”飞流指指梅长苏,“苏哥哥,水牛。”黎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甄平倒是听出一些端倪,“你是说,宗主嘴里说的,是水牛?”飞流点点头,甄平觉得奇怪,便凑近了梅长苏嘴边听,结果脸色突变僵在半空。晏大夫和黎纲看他这幅样子,更是着急好奇,“你听到宗主说什么了?哎呀,你快说呀。”黎纲忍不住出声催促。“宗主他说的是…”甄平脸色难看,停顿了半晌才缓缓说出两个字,“景琰。”

自那日在靖王府,靖王让梅长苏在雪地里站了半个多时辰以后,苏宅上下提起靖王,都是咬牙切齿的。梅长苏在此意识不清之时,心心念念的还是靖王,还直呼靖王名讳,着实让他们惊异为难。三人还没缓过神来,门童就慌慌张张的闯进来,“晏大夫,靖王在门口,怎么拦也拦不住,您快去看看吧。”晏大夫冷哼一声,快步走到门口。

靖王刚得到梅长苏回府的消息就赶来了,没想到在门口却被门童拦住了。靖王想到手下说梅长苏是昏迷了被蒙挚送回苏宅的,心急如焚之下对阻拦的门童手下使了几分力。门童吃不住痛闪开之后,靖王推门就要往里走,没想到又有一人阻拦,他心乱如麻又要动武,却看清来人是晏大夫,急忙收了手,倒闪了自己一下。

晏大夫冷眼看着靖王,微微躬了身算是行礼,靖王也不计较,“晏大夫,我听闻苏先生回府,请您让我进去探望。”晏大夫不为所动,“靖王殿下好身手,苏宅的门童是挡不住你,老夫也挡不住,如果殿下执意要进去,那便踏着老夫的尸体过去吧。”靖王睁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自己只是想看看梅长苏现在情况如何竟会遭遇这么强烈的阻拦,“晏大夫,苏先生的牢狱之灾因我而起,您今天不让我进去,本王实在良心难安。”晏大夫抬头看着靖王,眼神中有许多说不出的情绪,语气却平平,“原来靖王殿下还记得他的痛苦是因你而起。”靖王看着晏大夫和黎纲甄平,还有苏宅的几个下人,突然明白了他们是仍然对那日梅长苏立雪而怨恨自己。心里千般难过万般牵挂,此时此刻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正在两边对峙之时,飞流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拉着靖王就往里边走。黎纲忙拦住他,“飞流,你干什么?晏大夫说宗主不能见客!”后半句虽然声音礼节性的压低了,周围的人却全都听的见。“苏哥哥,想见,水牛。”飞流认真的说。“谁说他想见了!”晏大夫几乎是吼了出来。飞流丝毫不害怕,仍然认真的说,“苏哥哥,想见,水牛。”靖王喜出望外,抓着飞流的手,激动的问,“苏先生当真这么说?”飞流点点头,虽然他不喜欢水牛,可是他能感觉到苏哥哥喜欢,他只希望苏哥哥开心。他看着靖王期待的神情,学舌梅长苏的话,“景……琰。”靖王听到他这么说,先是一愣,旋即朝内室奔去。

晏大夫愣在门口,其实梅长苏对靖王的心他早已知晓,只是靖王对梅长苏的感情比他想象的要浓烈的多。他望向内室的方向长叹了一口气,梅长苏这条命能留多久,终究还是要看他自己。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