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十三)

明天要交市场营销学作业然而我还坚持更文简直要给自己一个小红花
但是这一章好短你们凑合看,就是不满意lo主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一章甜的齁到了我自己,请自备胰岛素
╮( ̄⊿ ̄)╭ ooc什么的不要计较好吗!wuli宗主是被喂了药!喂了药!喂了药!
滚去写作业了,食用愉快。

第二十三章

苏宅。

梅长苏裹在被子里,周身没有一点鲜活之气,要不是他脸上的一点潮红,简直要让人以为躺着的是一具尸体。景琰看着榻上的梅长苏,心里百般滋味缠绕,这人千方百计阻拦自己救卫峥,最后却把他自己给搭了进去,不知在悬镜司里受了怎样的折磨,才弄成这个样子。心里想着,手慢慢的抚上梅长苏的鬓角,梅长苏却像突然惊醒一般,猛的抓住了景琰的手腕。靖王一惊,刚想开口,梅长苏半睁开了眼睛,手上的劲松了下来,迷迷糊糊的说了句,“景琰。”靖王被他这一声叫的心尖上似有无数猫爪抓挠,再开口声音都带着颤,“是我,我在。”梅长苏手上虽无力,却不肯松开靖王的手,“景琰,冷。”靖王反手握住梅长苏的手,像哄孩子一般,“你把手放回被子里就不冷了,听话。”梅长苏却不依,嘟囔着,“景琰抱。”

靖王知道梅长苏肯定是被喂下了什么药,才会意识不清,可是梅长苏在意识不清之时却还心系于他依赖于他,又让靖王感到抑制不住的狂喜。看着眼前这个病的迷迷糊糊的人,与平日里克制自持恭谨有礼完全不同的梅长苏,靖王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柔软的要化开。靖王把梅长苏扶起来裹好被子,揽在自己怀里,下巴轻轻蹭着他未曾束发的头顶,觉得发丝好像一路滑进了自己心里一般。梅长苏在靖王胸口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靖王收了收抱着他的手,喃喃自语道,“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甄平进来就看见靖王抱着梅长苏,刚要开口,被靖王一个眼神制止。甄平虽不待见靖王,也一向不把什么王公贵族放在眼里,可此时却也不得不承认,靖王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制止他出声的眼神虽不凛冽,却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能让人瞬间噤声。

靖王转过头来低头望向梅长苏,眼里是和刚才制止甄平全然不同的温柔。确认梅长苏气息平稳已经睡着,轻轻的把他放回榻上躺好,又细心掖了掖被角,这才站起来,和甄平来到外间。

外间里列战英正等着,看到靖王出来,急忙上前。“什么事?”靖王开口,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甄平简直要怀疑刚才自己看到的靖王是幻觉了。“静妃娘娘托人传出话来,请殿下明日进宫一趟,说是有要事。”靖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列战英面露难色,“还有,天色已晚,殿下…”靖王知道他是催自己回去,虽然自己不想离开,可是今日从大门而来,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就这样在苏宅留宿,日后恐不知生出多少事端。“既如此,我也不便在此久留,”靖王转向甄平,“苏先生就拜托你们照料了。”甄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们宗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托付了,什么时候不是我们照料的。心里虽然不服气,脸上却没露出来,只朝靖王行个礼,“我们自然会全心照顾宗主,不让他再受一点伤害。”列战英都听出他话中的刺,不满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靖王知道苏宅上下都还怨他,也不恼,“如果苏先生醒了,请务必告诉我,我当面向先生赔罪。”甄平拱手,表示不愿多谈,靖王也不跟他计较,微微颔首,“告辞。”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