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十六)

我好几天没更文小天使们有没有想我(๑•̀ω•́๑)
这文越写剧情推进越慢我也是醉了
像我这种全无脑洞的人要是让我完全自己写故事的话简直是要人命
然而这文写完我估计很久不会写长篇了。

第二十六章

苏宅。

黎纲刚进屋的时候,就看见靖王的脸离梅长苏的脸只有几寸的距离,心下一惊。靖王觉察到他进来,眼神寒了一下,慢慢坐直了身子。“什么事?”梅长苏虽然心里庆幸黎纲进来,不然景琰不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可是心里还是隐隐的遗憾,因而语气也有些生硬。“没…没什么事,”黎纲额角冒汗,“晏大夫叫我过来看看宗主。”“那你现在看过了,”靖王不悦,刚想遣他出去,想了想还是放缓了语气,“苏先生醒了,去找晏大夫来看看吧。”黎纲连声应是,退了出去,再回来时除了晏大夫,列战英也进来了。

靖王站起身,把位置让给晏大夫,走到列战英身边,“你怎么来了?”战英苦着脸,“殿下,您在苏宅都三天了,又无睡眠又无进食,万一出什么差错,属下担待不起啊。”梅长苏一听这话紧张起来,刚想起身,却被晏大夫按了回去,只得躺在床上开口,“殿下,苏某不知殿下日夜不休,还请殿下赶快回府休息吧。”靖王皱了下眉,责备的看了战英一眼,转身走到床边,却是温柔的对梅长苏,“你听战英胡说。只不过睡得比平时少了些,吃的少了些,我身体强健,哪里那么容易就生病了。”梅长苏知道他说的睡,也不过就是搭在自己床边小憩一会儿,他说的吃了,大约也不过是胡乱喝了些粥,心里的感动心疼刺了他一下,说道,“殿下,身体要紧,还是回去歇着吧。我已经醒了,有晏大夫在,不会有事的。”靖王看着梅长苏因为生病而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眼睛,仿佛里面蓄了一池水,搅得他心乱。看他气色确实好转,自己也确实疲累,也就不再坚持,“既如此,我就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

梅长苏应声好,靖王又转向晏大夫,“晏大夫,苏先生就拜托你了,如果需要什么药材的话,请一定来找我。”晏大夫哼了一声,“如果需要你嘱咐才能看病,他早就病死了!”靖王笑笑,不与他计较,道声告辞便往外走去,经过黎纲的时候深深看了他一眼,黎纲顿时觉得后脊窜出一股凉气,他立刻拱手向靖王行了礼,低下头去不与靖王对视。靖王没有理他,只列战英冲他点了下头,两人便出去了。

靖王刚走,蒙挚就来了。

“小殊,你可吓死我了,”蒙挚急急的进来,一只脚踏进了内室复又想起来应当散一散自己身上的寒气,又停在外间,扯着嗓子喊,“现下好点了吗?”晏大夫听了翻了个白眼,“怎么这些人,全都喜欢问你好点了么,他们什么时候见你好过!”梅长苏笑,“不问好点了没,晏大夫让他们问什么呀。”晏大夫挥挥手,气得出去了。

蒙挚散了寒气,才走到梅长苏榻前,“这两日为夏江的事忙的晕头转向,竟然今日才得空来看你,听说你昏迷了三日,真是把我吓坏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梅长苏说着伸出手晃了晃,像要证明一般。蒙挚看了急忙把他的手放回到被子里,“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那日我到悬镜司再晚一步,只怕夏江说不定要使出什么阴毒手段,想想真是后怕。”梅长苏点点头,蒙挚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压低了声音,“这三天,靖王殿下一直守着你?”

梅长苏像心里猛然被戳了一下,抬眼问,“蒙大哥问这个做什么?”蒙挚叹了口气,“小殊,靖王殿下对你的心思,你不会真的不明白吧。”梅长苏垂下眼睛,声音闷闷的,“什么心思?我不明白。”蒙挚见他这副样子,突然恼怒起来,“小殊!你到底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明明知道靖王待你的心意,也明明知道你自己待靖王的心意,为什么就是连承认都不敢呢!”

梅长苏听他发完了火,慢慢的抬起脸,表情平静如常,可一双眸子却蕴了深不见底的哀伤。

“我配吗?”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