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二十八)

wuli琰琰也学会套路了。
可是这章似乎有点ooc是什么鬼。
但我知道你们仍然爱我对不对!【打滚】

第二十八章

九安山。

三月的九安山朝气蓬勃,梅长苏站在一侧看着靖王指挥来来往往的人安营扎寨,心情也似乎随着这天气放晴起来。这两月来他一直为自己病中任性懊悔,所幸一开朝靖王便忙着准备春猎,偶尔来看他的几次也是略坐坐就有急事走了,让梅长苏也不至于觉得相对尴尬。这次出宫,梅长苏虽然心里明白是皇上觉得自己无辜受累,可一想到来了九安山就难免和景琰朝夕相处,还是有些紧张。

“我不是交代过了苏先生的营帐要围在所有营帐中间吗?”梅长苏的思绪被靖王的声音拉了回来,“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去把戚猛给我叫来!”梅长苏看着靖王脸上的怒意,登时明白了。列战英看着朝这边走来的梅长苏,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苏先生。”

“靖王殿下,”梅长苏不忍心看列战英的苦脸,“营帐在哪里不过是小事,何必发脾气。”“小事?”靖王拧了眉,“你身体那么弱,又一点不会武功,这荒郊野岭的,万一有什么意外怎么办?这些人,来之前我千叮咛万嘱咐要把苏先生的营帐围在最中间,”靖王说着又生起气来,转向列战英,“现在我的命令你们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了是吗!”

“殿下,春猎这么多事情千头万绪,靖王府的人又是第一次准备,难免出点差错。飞流陪着我呢,外面执勤的士兵又有这么多,不会有事的。”梅长苏知道靖王一向不拘小节,现在却为了他营帐的位置大发雷霆,心里温暖之余也很欣慰,靖王对朝政上的事,现在已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靖王转头看向梅长苏,眼里满是担忧疼惜,“我还是担心。要不这样,把你的帐篷安在我的帐篷旁边,这样有什么动静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梅长苏被靖王看的不自在,低下头干咳一声,“但凭殿下安排。”靖王嘴角勾了勾,冲列战英道,“就这样安排吧,这回可不要再说什么差错了。”列战英答声是,刚转身要走又被靖王叫回来,“还有,把苏先生帐内的炭烧上,别忘了通通气,不要叫炭气熏着了先生。”列战英连声答是,终于退了下去。

“只知道殿下征战沙场军功累累,行军打仗是一把好手,”梅长苏觉得景琰婆妈的样子好笑,忍不住揶揄他,“却没想到如此细微之事也能面面俱到。”景琰不理他的揶揄,“炭气扑了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关你的安危,没什么细微之事。”

梅长苏没想到靖王这样答,耳尖红了一下不再说话。靖王倒不打算放过他,“苏先生今日的装束,倒与平日里不同。”梅长苏笑笑,“校场围猎,我虽身子弱,却也要穿的应景些。”靖王望着他出神,“先生这般装束神采飞扬,倒让我仿佛看到了先生生病前的样子。说起来,我一直有个疑问,苏先生身子到底为什么这样弱?”

梅长苏心里慌乱,随便敷衍了一句,“苏某向来体弱,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吃药将养着也就罢了。”靖王的眼神箭一般射了过来,“苏先生怕是生过一场大病,才会体弱至此吧。”梅长苏被他追问的无法,只能胡乱应付,“没什么大病,只是小病一直不断,也查不出什么病因,不是什么大事,劳殿下记挂。”靖王等的就是这句话,顺水推舟到,“既如此,我母妃略通医术,不如让她帮先生切一切脉,说不定能有些头绪。”

梅长苏慌乱的望向靖王,从前直来直去被自己几句话就骗得团团转的景琰,如今竟也能把自己绕进去了。“这怎么敢,”短暂的慌乱过后,梅长苏又恢复了理智,“殿下,苏某站在这风口里说了这会子话,也是疲累了。殿下可否容苏某先回帐中休息?”靖王盯着他,目光炯炯,“好,先生既累了,就先回帐中休息。有事的话我的营帐就在先生营帐旁边,先生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找我。”梅长苏听到靖王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抬头又发现靖王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耳尖上的红蔓延到脸上,说了声告辞,就急忙走了。

景琰望着梅长苏的背影,今日梅长苏一身短打,比平日里多出不少挺拔飒爽之姿,恍惚间仿佛是林殊也跟来了春猎。景琰想到小殊,心里一沉,再抬眼,梅长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