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

特别特别短并且写的很艰涩的一章。
本来不想今天发出来,想着再改一改或者干脆删掉算了。
但是看见有小天使催更,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
苏苏和琰琰别扭的感觉我觉得我写的太粗糙了。尤其我最近在看一篇文作者的文笔细腻的不行,特别喜欢
唉,叹口气。
写这文本来是为自娱自乐,一开始甚至都没想到有人会看。但是时间长了难免把自己和别人小小的比较一下,发现自己其实写的不怎么好,就有点挫败。
啊啊啊太负能量了这不是我的风格。嗲赵明天就上线了也许我就会满血复活。

第三十章

静妃营帐外。

靖王在帐外来回踱步,心里简直想冲进营帐里问个清楚,却又克制着连头都没有转过去。

母妃甫一见到梅长苏,行为举止便不似平常,让靖王几乎可以断定他们二人早就相识。可是静妃在深宫之中待了三十几年,又怎么会认识梅长苏呢?

梅长苏一出来,就看见离静妃营帐十步远的靖王,抖了抖衣袖,朝他走过去。靖王察觉到有人走过来,转过身定定的看着梅长苏。梅长苏也看着靖王,开口道,“殿下怎么没走?”“我心中尚有疑虑。”靖王回答,却不往下说。

“殿下心中有疑虑,怎么不留在帐外?”倒是梅长苏问他了。“母妃不希望我知道,我自然不能偷听。”靖王忽然有些失落,连语气也跟着弱了几分,“先生与母妃是旧相识?”梅长苏摇摇头,并不看他,“殿下,我与静妃娘娘素不相识。”靖王料到他会如此答,不以为意,“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信与不信,”梅长苏不看靖王,“全凭殿下。如果殿下真的不相信,那就去问静妃娘娘吧。”

靖王垂下了眼睛,看不清眼神,“我从未见过母妃如此失态。”“殿下,”梅长苏望着远方,只留给靖王一个侧脸,“有的时候,不问也是一种孝。”

靖王心中五味杂陈,对梅长苏身份的怀疑又浮现出来,母妃的失态不同寻常,可他的脑子被梅长苏之前的愤怒搅得没办法冷静的思考,顿了顿,还是转身走向了静妃的营帐。

“母妃,”靖王进帐,发现静妃脸上的泪痕已经不见,又恢复了往日的端庄模样,“苏先生回去了。”静妃点点头,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靖王却沉不住气,“母妃,您与苏先生曾见过面?”静妃看他一眼,表情平静,像是料定靖王会问一样,“未曾见过面。只是见到苏先生,让我想起了一些久远的往事。”“久远?”靖王皱眉,“苏先生比我还要年轻两岁。”

静妃知道他言外之意,心里紧张,面上却丝毫没露出来,“我进宫前,曾在街上遇到恶霸欺凌,是苏先生的父亲出手相救。可是苏先生的父亲早已故去了,”静妃说到这儿,脸上的神情暗了暗,复又说下去,“见到苏先生想起往事,心中难免有所震动。”

靖王见她言辞恳切,不像临时编出的谎话,表情缓和了些,“没想到这世间的际遇竟这般神奇。”静妃心里松了口气,“是啊。我估计着陛下午睡快醒了,我也该过去了。”靖王点头,正要行礼告退,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母妃,苏先生父亲的名讳是?”

静妃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却只能强装镇定,看了看帐外郁郁葱葱的草木,轻轻吐出三个字,“梅石楠。”

靖王不再说什么,但心中还存着疑虑,正想着要去找梅长苏询问,列战英就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殿…殿下,”列战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给静妃行了个礼再开口,靖王皱了皱眉,“有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气喘匀了再说。”

“殿下,”列战英略略平复下便开口,“戚将军把这一向一直在找的那个怪物给抓住了,关在笼子里。苏先生路过,一定要上前看看,可这靠近了笼子,那怪物就开始发起疯来,这会儿正扯着苏先生不撒手呢!”

靖王听了猛的站起来,刚想走,又觉得不妥,转过身来对静妃说,“母妃,情况危急,儿臣先去看看。”静妃点点头,眼里也满是着急,“快去吧。”靖王这才迈开腿,跟着列战英往梅长苏那里去。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