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下

你们晓得的,我写东西不分上下章的。
但是这一章情况有点特殊,(三十)其实本来就没写完。
我想了想还是不要硬拆成第三十一章,毕竟他们是有连贯性来的。
你们就假装我是和(三十)发到一章的吧(ಥ_ಥ)

远离营帐的地方,显眼的放着一个大笼子,看着大小能放下五六个人。而比笼子更显眼的是里面浑身毛发的怪物,已经脏的看不出颜色,却依稀能看出个人形。梅长苏一身素青衣裳,蹲在笼子旁边,温和的跟那怪物说着话。那怪物却显得很不安,铁链子锁着也掩不住暴躁。嘴里喊叫着,手里挣扎着。

靖王一靠近便火了,这么多人围着笼子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把梅长苏拉回来。众人看他来了,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靖王顾不上他们,看见那怪物状若发疯,快步上前想拉开梅长苏。走到笼子边却愣了一下,他眼瞧着是梅长苏拉住了那怪物的手腕,那怪物倒像怕他一样想往后躲。靖王皱了皱眉,这怪物身上的臭气他站在梅长苏身后尚且闻得到,“苏先生,怪物危险,还是先起来吧。”

还没等梅长苏回答,戚猛突然喊了一句,“不好,那怪物眼睛红了!”靖王回头,戚猛紧接着补了一句,“殿下,那怪物眼睛红了是要吸血的!”戚猛话音刚落,靖王便转身把梅长苏一把拉起来。梅长苏皱紧了眉,并不看靖王,“他要是吸我的血,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靖王松开了手,侧了身子对戚猛说,“去抓几只兔子来,放血给他喝。”戚猛犯了难色,“殿下,这怪物一向是喝人血的,这兔子血行不行,属下…”靖王瞟了戚猛一眼,“那你是打算让谁放血给他喝?”戚猛一惊,连声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逮兔子。”梅长苏在旁默不作声,戚猛走了之后才开口,“殿下,这个人能不能让我带回去。”

靖王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先生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和他同处一室的好。如果先生想照顾,那我让人给他单独扎个营帐在你营帐旁边。”梅长苏本想拒绝,但又懒于跟靖王争辩,也就接受了。“来人,把笼子打开。”靖王对着随从说道。那随从拿着钥匙的手有点抖,开了半天才把笼子和铁链打开。梅长苏行了个礼,便领着那怪物回去了。景琰看了列战英一眼,列战英心领神会,马上跟了上去。

简易的营帐容易搭,有列战英带着很快搭好了,虽然简陋了些,可还是干净整洁的。梅长苏环顾着营帐,“多些列将军了。”“苏先生客气了,营帐外的几个侍卫都是我挑选过的,办事得力,苏先生如果有吩咐,尽管交待就好了。”列战英看那怪物被梅长苏喂了药以后情绪很稳定了,心里放心一点,“殿下那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梅长苏点点头,把列战英送出营帐。目送着他走了之后,才对帐篷边把守的侍卫说,“麻烦抬一桶热水进来,还有一条毛巾。”

没过多久就有人进来,梅长苏没转身,淡淡说了一句,“放在里边吧。”外边那人却没响应。梅长苏疑惑,转过身却发现是甄平站在门口,一身禁军装束却搞得狼狈不堪。“宗主,”甄平沉痛的开口,“誉王意图谋反。”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