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一)

每天守着零点等欢乐颂的我也是够了😂
据看过小说的人说小说里后面人设各种崩,还有各种撕逼。
我看小说第一部看了十章就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为啥。
但是一听说有放飞自我和撕逼我突然又想看了怎么回事😂
没错lo主就是这样的人
我在想我要不要也写个撕逼什么的哈哈哈

第三十一章

靖王营帐。

靖王,梅长苏和蒙挚围着地上一张地图站着,列战英站在门口一面望着他们,一面留心着外边的动静,每个人都是愁眉深锁。

“想不到誉王竟这样按捺不住,兵行险招,”蒙挚开口,“如果他真调动了庆历军,我们手上这点人根本挡不住。可是我想不明白,就算徐安谟跟誉王串通,但徐安谟手下的几员大将也就这么跟着他们干这掉脑袋的事儿?”“蒙大哥,你久在京中有所不知,”梅长苏开口,声音乍一听好像平静无波澜,却透着痛心疾首的意思,“现在的屯田军军纪涣散,早已经没了当初的军人铁血,京中只有誉王和皇后在,如果他与徐安谟沆瀣一气,再对底下的人威逼利诱,收买几个将领,实在不难。”梅长苏说到这儿,余光瞟见靖王在看他,便转了口风,“这些事情,靖王殿下应该有所了解。”靖王一愣,没想到梅长苏会突然把话题引到他身上来,但旋即恢复了,“嗯,说起来这件事过后,也该整治整治这些屯田军了。”

说完这句话三人都愣住了,誉王谋反带着五万人围攻九安山,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未可知,靖王倒先想着整顿军队了。忽然有一股强烈的酸楚涌上梅长苏心头,这一仗生死难料,他死了不足惜,可赤焰冤屈未雪,景琰也还未登上帝位,这一关,一定得挺过去才行。

“我们并不是死路一条。”梅长苏开口打破了沉默,“九安山易守难攻,我们如今知道了誉王的计划,就可以先行准备,据险力守。再派人出去调动援军,如此我们还能有一线生机。”靖王点点头,“我去找援兵,苏先生能坚持多长时间?”

“三天,三天之内殿下若能带援兵赶到,则困境可解。”梅长苏没有迟疑,靖王却犹豫了,“三天,这么短的时间,去哪里找战力足够又距离近的援兵呢?”梅长苏一双眼搜索着地上那张巨大的地图,突然眼睛亮了一下,拔出靖王的佩剑指着地图,“纪城。兵力足够,距离合适,殿下如果能调动纪城军…”梅长苏说到这儿,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年少时的习惯不经意间露了出来,梅长苏心里紧张,捏紧了剑柄,还给靖王,“苏某唐突,还请殿下见谅。”

景琰不可置信的望着梅长苏,从前他与小殊一起商讨军事,小殊也有这样的习惯,说着说着便顺手抽出他的佩剑在草地上比划。自己没有小殊聪明,每每和他的辩论总是落了下风,最后却也心服口服。梅长苏说起排兵布阵时脸上不同于往常的飞扬神色,还有他这抽出佩剑的理所应当行云流水,让靖王心中的那个念头死灰复燃般一下子又冒了出来。

蒙挚察觉到二人神色不对,忙着打圆场,“哎呀,你们两个说的我都糊涂了。”蒙挚虽为禁军大统领,但排兵布阵却不精通,这句话虽为圆场,也是他真实想法,“且不说这三千守军对五万庆历军能否坚持三天,就算能,九安山三面陡坡,唯一下山的路已经被誉王堵死了,靖王殿下怎么出去搬救兵啊?”

梅长苏脸色一白,默不作声,靖王倒开口了,“有路。北面陡坡有一条极为隐蔽,差不多完全被荒草覆盖的小路,我幼年时与小殊打闹时无意间发现的。听苏先生的意思,是早知道有这条路的存在?”梅长苏定定神,不紧不慢的说道,“苏某不知。刚才是苏某考虑欠周,反而误打误撞了。”

靖王神色一凛,梅长苏回答的滴水不漏,可越是滴水不漏,越叫人怀疑。凭梅长苏智计绝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可他既然这样说,景琰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得把话题转换开去,“我可以保证三日不眠不休,将庆历军调来,可这山上如何守得住,就全靠苏先生和蒙大统领了。”

梅长苏点点头,“誉王叛乱,最重要就是一个快字,估计最迟明早就会到达前哨,到时候殿下便可去请兵符,我们也好开始着手准备。”“苏先生啊,”蒙挚又听不懂了,“既然如此,我们提前得到的情报岂不是毫无用处了?”

“并非毫无用处,”靖王替梅长苏说了,“提前知道了便可提前商量出对策,如果我们事先一无所知,到时候事出紧急难免忙中出错,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仔细的分析情势?”

蒙挚听了连连点头,梅长苏却没什么反应。他想到童路拼死让甄平出了城传递消息,心中难过。又想到童路的背叛,更是五味杂陈。

这一仗凶多吉少,虽说梅长苏相信靖王能在三天之内赶到,但这三天,是他的极限,也是靖王的极限。山上守军不能再多撑一日,而靖王也不可能再快一日。以往奇绝险招是林殊领兵打仗惯用的,旁人看着凶险无比,他身在其中倒胸有成竹。可是这一次,三千守军挡住五万亡命之徒,能否坚持三天梅长苏也不敢保证。何况这一仗牵连甚广,万一失败不光会赔上性命,十几年来潜心筹谋也会毁于一旦。到时候皇上和静妃安危难定,靖王也会被扣上谋逆的罪名不得善终。

梅长苏心里不愿意承认,可他真切的意识到,他害怕了。

心里牵挂太多,身上担子太重。

“苏先生?”靖王看梅长苏不说话,脸上却阴云密布,便试探的叫了声。梅长苏被他一叫回过神来,立刻恢复了平时的神色,慢条斯理的开口,“殿下,蒙大将军,我们现在来商讨一下山上的守卫吧。”

蒙挚说声好,与梅长苏商讨起来。靖王看着梅长苏的侧脸,手指捏紧了佩剑。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