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二)

我看剧的时候就总觉得,靖王是经过了九安山才真正把梅长苏视若知己,毕竟共患难。
九安山过去之后大概不会再按原剧脉络写了,原创剧情可能会多很多。
其实心里挺忐忑的,毕竟我视野能力所限只写的出些小情小爱,害怕太肤浅。
后面的剧情我还要仔细考虑下。
就这样,食用愉快。

第三十二章

皇上营帐。

皇上从知道了誉王谋反之后,就脸色铁青的坐在椅子上。

一刻钟之前,一个身上中了两箭,浑身血污的兵骑着马飞奔回来,大声嚷着誉王谋反,速告知陛下,刚到营地前便滚落下来。那马也浑身血污,一人一马不像回营倒像逃命。轮值的兵士们七手八脚抬了他送去军医那里,这才捡回一条命。

皇上看了箭都来不及拔就来禀告的大康哨兵,心里气愤之余也有不忍,敛了敛自己铁青的脸色,温言交待那人好好养病。那兵士千恩万谢的退出去,皇上复又恢复了冷峻的模样。

静妃被这消息惊得说不出来话,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她也不能说话,帐中一时弥漫着令人难堪的沉默。

“把景琰叫来,马上。”皇上开口,高湛马上吩咐了下去,没多大一会儿,靖王便来了。

“儿臣参见父皇。”靖王行礼。皇上今日顾不上礼节,未等他完全起身便急着开口,“景桓…景桓那逆子,说你挟持朕意图不轨,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挟持了朕啊!”靖王不急着答话,站直了身子,“五皇兄谋反,总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然师出无名,无君无父的罪名他担得起,底下的兵也不愿替他担。”

皇上听了一愣,这无君无父四个字是他曾责骂景琰的话,誉王也曾说过,当日只觉得景琰脾气倔强不够乖顺一意顶撞,没想到这四个字放在今日之情形倒振聋发聩了。可看景琰神情,便知他胸怀坦荡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拿当日斥骂作性子的意思,皇上心里半是惭愧半是感动,“景琰啊,你可有什么法子?”

“回父皇,为今之计只有儿臣去找援兵来,方能解围,否则这山上退无可退,怕是凶多吉少。”靖王答道。

“嗯,对,”皇上点头,“可这三面陡坡你如何出的去?”静妃听景琰心中已有对策本来稍稍安心了些,听皇上这样问一颗心又悬了起来。“父皇,北面陡坡有一条小路,儿臣可以从那儿下山。”皇上听了连连点头,“好,朕这就给你写诏书。”

“父皇,”靖王出声阻止,“没有兵符是调不动纪城军的。”皇上的身子猛的僵住,狐疑的看了靖王一眼,“你为何要调纪城军,最近的难道不是京城的禁军吗?”靖王心里明白是兵符触动了皇上的疑心,却并不惧怕,坦荡的望向皇上,“叛军敢一路向西,全然不顾身后禁军,京中又以皇后娘娘诏命为尊,儿臣以为这时候去京中求援无异于自投罗网。”

靖王的语速不慢,却给人有条不紊的稳重感。皇上不知道他提前得知消息,只觉得靖王遇事不慌张,事发突然还能思虑如此周全,可也不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快而不慌,难得。

“你说的对,”皇上被靖王感染,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火急火燎,“高湛。”高湛心领神会,立马取了龙椅后面一个铜盒来,由一个侍从太监取了盖子再呈给皇上。

皇上从盒子里拿起了兵符,望向景琰,发现靖王神色如常,丝毫没有任何杂念。皇上从来不喜欢他这个七皇子,多年来也因着赤焰案一直苛待于他。可如今这时刻,倒让他看清了景琰的心性,也让他重新审视了多年来实际上一直被他故意忽略的靖王的能力。

“景琰,”皇上把兵符放进靖王的手心,却没有马上松手,“江山社稷,系于你一人之身了。”景琰从小不受宠,后来又有赤焰案梗在父子中间,对皇上的感情甚至可以用淡漠来形容。可皇上是君,是父,这是他胸中大义从不曾怠慢,今日这义倒生出些景琰从没感受过的父子亲情来。

“父皇,母妃,”靖王收紧了兵符,面如沉水,“三日内儿臣定带纪城军赶到,请父皇和母妃放心。”静妃此时也站了起来,却碍于皇上在前不便过去,听景琰这话是要马上出发,也就顾不得那许多,快步走到靖王跟前。千言万语哽在喉头,静妃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四个字,“路上小心。”

靖王不忍看静妃已经红了的眼圈,心中难过,屈膝向皇上和静妃行了个大礼,“父皇,母妃,保重。”

皇上和静妃目送着靖王出去,相互望了一眼,“皇上,臣妾扶皇上回去歇着吧。”静妃开口,语气一如往常温婉,让皇上听了心里放松。“你说,”皇上起身边走边问静妃,“景琰三日内能回来吗?”静妃听见这话,一改往日温柔语气,话里透着说不出的坚毅,“一定能。”

靖王回营简单交待了几句,便带着随从立刻动身,梅长苏和蒙挚一路送行,到了北坡这里,也不得不停下来。

“此去吉凶难料,山上的事情,就要拜托二位了。”靖王勒住马,“虽说事已商定,可我还是担心,仅凭三千守军能够挡住五万庆历军三日吗?”梅长苏挑眉,“素闻靖王殿下杀伐决断,怎么今日倒一再瞻前顾后。”靖王不理梅长苏的讥讽,反而诚恳起来,“今时不同往日,誉王举兵谋反当知绝无退路,九安山一旦失守我们满盘皆输。到时事实全出自他口,我尚可逃亡,可母妃和你,”说到这里觉得不妥,顿了顿又说,“还有大统领,生死难料。”

梅长苏正色,语气是少有的激昂凛然,“如今逆贼横行,殿下当以社稷为重。我相信静妃娘娘,蒙大统领,还有殿下一直追念的七万赤焰军,必定与我同一信念。”

靖王听了这话,也就暂时放下心中私情,去除杂念。见靖王翻身上马,梅长苏和蒙挚刚想行礼,靖王却又开口,“苏先生,平日里你秉节持重,倒少有今日昂扬之态。”这话在蒙挚听来是句调侃,梅长苏却听出了景琰的弦外之音。

“书生文弱,”梅长苏拱手成礼,“却也有志报国。”

梅长苏的语气庄重,景琰也不再说什么,一手捉起了缰绳,“苏先生,蒙大统领,保重。”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