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三)

又是过渡章……
我在考虑要不要写守猎宫的场面
总感觉我hold不住来的
看欢乐颂看的五味杂陈,这剧太现实了
而且欢乐颂简直是三观检测器,不同的人想法差异太大了
不过我认为三观只有不同没有什么正不正,有些人觉得别人跟她三观不同就是三观不正也是real烦
不接受撕逼所以拒绝在评论里讨论欢乐颂
奏是这么任性¯\_( •́ω•̀ )_/¯ 优雅

第三十三章

九安山猎宫。

“召诸皇子和宗室,进后殿陪伴陛下,”静妃一边走着,一边对身旁的宫女吩咐着,“空出来的殿阁,由言侯负责调配,分给各随扈人等。” 静妃的步子走的急,语速也快,抬眼看到豫津时话里甚至没有一刻停留,“豫津,你人头最熟,去统计各府能战的亲兵侍卫,报个数给苏先生。”

豫津答应着赶忙去办,心里却感慨,静妃平日里温顺少言,想不到紧要关头却是能主事的。

皇上这会儿气急攻心,坐在后殿的龙椅上两眼发直。静妃进来,收起了刚才指挥若定的干练,又恢复了平日里温顺的模样,“陛下,外面的事言侯和豫津去安排了。”皇上点点头,心思却不在这上面,“有他们和蒙挚在,朕放心。你也去歇着吧。”静妃看了高湛一眼,高湛面无表情,只微微点了点头,静妃于是行了个礼,去歇着了。

“高湛啊,”皇上见着静妃走了才开口,“你说朕算个好父亲吗?”高湛一如既往的低眉顺目,“哪叫算啊陛下,您是天下人的君父,是誉王糊涂,您怎么倒把错儿往自己身上揽了。”皇上深深叹了一口气,“你净会说这些漂亮话来哄朕,景桓…他终究是玲珑的孩子。”高湛猛的睁大了眼睛,提心吊胆的止住了皇上的话茬,“陛下,您要是累了就歇歇吧。”

皇上低头盯着座位把手上的龙纹,“这么多年了,没人敢和我说玲珑。从前你还能和我说说,如今,竟是连听都不敢听了。”高湛惊慌不已,誉王是玲珑公主所生这件事除了皇上只有太后和他知道,太后殡天以后这件事已是多年未曾提起了。

“奴才该死。”高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猎宫杂乱,实在不是说这事的好时机。皇上摆摆手,“什么死不死的。”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他。

第二天早上阖宫里才知道昨晚誉王偷袭营地,纷纷赞叹蒙大统领神机妙算,蒙挚不好说出是梅长苏的主意,听着那些溢美之词又实在别扭,索性躲进了梅长苏屋子里不出来。

梅长苏看了好笑,“蒙大哥,人家夸你你怎么反倒不高兴啊。”蒙挚一脸难色,“小殊,我不能说这是你的谋划,可那些赞美的话我实在是受之有愧。”梅长苏敛了笑,“蒙大哥,皇上受了刺激终日里恍恍惚惚,景琰又不在,整个猎宫你就是上上下下的主心骨。这个时候,你不能有任何的不坦然、不果决,否则这人心一散,我们当真是死路一条了。”蒙挚看着梅长苏凝重的脸色,想起少时的林殊张扬飞跃的模样,心头一酸,点点头,“好,小殊,你放心,猎宫我无论如何也会带弟兄们坚守的。”

梅长苏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一些,“这两日我们设下大大小小的埋伏让誉王吃了不少苦头,再加上午后我们主动出击攻其不备,我估计誉王的兵力现在已经折损大半了。”“是啊,”蒙挚接言,“可我估计这誉王的兵力,怎么也应该还剩下两万人。三千对两万,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小啊。”“没错,我们仍然处于下风,”梅长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誉王也已经打到了山腰,成败,就在今天傍晚了。”

没等蒙挚说话,门外侍卫来报,“蒙大统领,警哨来报,叛军已经打上来了,预计一个时辰以后就会到达猎宫!”蒙挚和梅长苏闻言猛的站了起来,朝猎宫大门而去。

“还好这些是早都备下的,”蒙挚和梅长苏站在猎宫门口,望着已经全部布置好的宫墙和严阵以待的士兵,“我们总没至于手忙脚乱。”蒙挚声音低沉,梅长苏也没有丝毫欣慰的意思,“比我料的还要快。”甄平从猎宫里走出来,满面愁容,“能做的布防我们都做了,也不知道靖王殿下能不能及时赶到。”

蒙挚没有甄平的焦虑,大战在即,蒙挚反而越发镇定起来,“不到最后一刻我绝不会倒下。”“谁都不能倒下,”梅长苏眼睛虚虚的望着远方,仿佛已经看见了誉王军队扬起的尘土,“此役背水一战,事已至此,我已无计可施。”

“唯有死守。”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