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四)

我来更文辣!
琰琰和苏苏快要有新进展了泥萌开心吗?

第三十四章

九安山。

叛军已经冲到了后殿门口,喊杀声却突然停止了。里面的人们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在他们中的大多数看来,誉王即将推门而入,这场仗他们已经败了。梅长苏捏紧了藏在宽大袍袖里的手,还不忘扯出一个安慰的笑给庭生。

门开了,靖王鬓发散乱浑身血污的快步走进来,面容疲惫声音却依旧清朗,“儿臣生擒萧景桓,救驾来迟,请父皇恕罪。”靖王一进来就环视了大殿一圈,确认了梅长苏安然无恙,这时候却又忍不住多看他一眼。

皇上激动的顾不得他那些小动作,扔了手里的剑下来扶他,“快起来景琰,”皇上看着一身狼狈的靖王,竟然哽咽起来,“朕就知道,你一定会及时赶到的。”靖王也顾不上擦擦脸上的血污,“父皇,儿臣率纪城军骠骑营先行,中途又派人去向霓凰郡主报信,现在霓凰郡主正在清扫猎宫各处的叛军,纪城军后部也已赶来护驾,请父皇收回兵符。”

皇上听到靖王主动交还兵符,心里不免动容,如果景琰趁乱逼宫,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可是景琰力挽狂澜之后就主动交出兵符,可见他当真是心胸坦荡。

静妃见皇上拿回了兵符,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担忧,快步走到靖王身边查看他脸上,手上的伤口,满脸的心疼,“你看看你,伤成这个样子。”景琰摇摇头,“不过是些皮外伤,只要父皇和母妃安好,儿臣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静妃看着他不以为意的样子,心里更是心疼,又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坐回了座位。

皇上知道静妃担心,不忍打断她,等她回了座位才开口,“返京之前,纪城军仍由你调配,对叛军一定要清扫干净,绝不姑息!景琰啊,你这几天奔波劳碌,又受了伤,赶快去休息休息,让太医去给你看看。”

“猎宫各处上上下下诸多事宜还等着儿臣去处理,伤亡损失情况也还要与蒙大统领统计验明,”靖王回答,“还是等这些事情都处理完了,儿臣再休息吧。”“那也好吧,”皇上也不勉强他,“那你去吧。”

靖王答声是,行了礼便退了下去。梅长苏站在大殿的角落里,看着穿着铠甲却依然显得有些单薄的景琰,脊背挺直身形却因极度疲惫而有些微微摇晃的景琰,经历了这三天的惊心动魄仍然沉稳坚定的景琰,再想想小时候因为跟他抢一块榛子酥都能哭鼻子的小哭包景琰,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靖王出去跟蒙挚交谈了几句,便看见远远站着的梅长苏在看着那些打扫战场的士兵来来往往,于是跟列战英嘱咐了几句,就朝梅长苏走去。

“苏先生,”靖王出声,梅长苏没留意他,倒被吓了一跳,“怎么不回去休息?”“苏某又没做什么,”梅长苏声音淡淡的,“有什么可休息的。”靖王见他眉头紧锁,不知道梅长苏是为自己不能上阵杀敌叹息落寞,只以为是他看着遍地狼藉心中不忍,“去年年节时私炮坊爆炸,先生前去,那时穿的也是这件素色长袍。一样的血污焦土,一样的破败残局,甚至连始作俑者都是同一个人。先生也还是一样的忧思痛心,只是我的心境,和那时不同了。”

“有何不同?”梅长苏偏过头来看他。“去年我面对残局,除了心痛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处理起来也不过是照着年少时学过的一点,方方面面疏漏颇多不说,更主要的是除了愤怒竟无力去做些别的更有用的事,”靖王徐徐的说,“而今日之战,虽然我军伤亡惨重,但我胸中有对全局的掌握把控,善后井井有条,面对五皇兄也不再无能为力。”梅长苏以为他说完了,刚要开口,靖王又接着说,“其实最重要的是,从去年到今年,我待先生的心,大不一样了。”

梅长苏愣住了,一时竟忘了他刚才要说什么,靖王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紧接着问,“那先生待我的心,还与去年一样吗?”

梅长苏被问住了,本来这个问题他如何搪塞靖王是一回事,可他心里对景琰的感情始终如一这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的。可是现在他开始重新考虑了,他之前对景琰青梅竹马的感情,在与景琰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还仅仅只是年少情窦初开时候青涩的暗恋吗?

“苏某…苏某奉殿下为主,绝无二心。”梅长苏顾不得脑子里的乱,胡乱搪塞给靖王一句话,连抬头看一眼景琰都不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景琰目光灼灼。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