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五)

宗主又病倒了……家属琰琰又要陪床了
我在考虑下一章到底是发糖还是发刀👀
泥萌想看糖还是刀💅

第三十五章

九安山猎宫。

誉王谋反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梅长苏却不敢松松气,这几日忙昏了头,几乎差点忘了聂锋。

靖王在猎宫里自有一套宅院,从营帐搬来的时候梅长苏自然算做靖王府的人,于是甄平把聂锋也一起搬到了梅长苏旁边的一处小间里。梅长苏去看的时候,聂锋好好的坐着,即使外边混乱的差点换了天日,他仍然被照料的很好。梅长苏不禁对身旁的甄平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甄平摇摇头,看着床上的聂锋眼眶发涨,“宗主,我先出去了。”梅长苏知道他看聂锋这个样子心里难过,也不拦他随他去了。

梅长苏拿蔺晨给他带的药给聂锋吊着精神,可终究不是办法。猪血能让他安静下来的时间越来越短,梅长苏咬咬牙,还是割开手腕放了一碗自己的血给聂锋。看着他又平静下来睡了,梅长苏掩了门,去找靖王了。

靖王看见梅长苏来找他,倒是很惊讶,上次他与梅长苏交谈之后梅长苏一直避着他,今日倒主动找上门来,“战英,拿个火盆来。”梅长苏连忙摆手,“已经是春日里了,哪里还用的上火盆。”靖王笑了,“你这人,明明身子弱,却不肯让别人多关照你一些。”

梅长苏不理靖王的调笑,直奔主题,“殿下,苏某今日前来是有一事请求殿下。”靖王本来以为他是想通了要给自己一个答复,听他这样说知道不是,微微蹙了眉,“你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尽量。”梅长苏拱手成礼,“还请殿下一定答应苏某。”靖王顿了顿,还是开口,“我答应你,你说吧。”“苏某斗胆,”梅长苏仍然维持着刚才行礼的姿势,“想请静妃娘娘为我朋友医治。”

“你朋友?”靖王立刻明白了,“你是说那天那个笼子里的人?”梅长苏点头,“他身中剧毒,静妃娘娘艺术高明,或许还能救他一命。”靖王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这需得问问母妃,我一会儿去请她。”

静妃一听是梅长苏请,又问了那人的症状,分明是火寒之毒的症状,心中有数。白天人多眼杂,静妃用过晚膳之后,才去了聂锋屋里。给聂锋施了针之后,和梅长苏交换了下眼神,这才缓缓开口,“苏先生这位朋友中毒颇深,我的医术也只能暂缓他的症状,不能根治。不过听说苏先生身边有名医,也只能回京之后再看了。”

梅长苏忙行礼,“已经有劳静妃娘娘了,苏某感激不尽。”静妃和蔼的笑,“医者仁心,我哪能见死不救呢。何况苏先生为景琰尽心尽力,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靖王笑笑,“母妃,时辰不早了,儿臣送母妃回去歇息吧。”

第二天聂锋的症状果然缓解了不少,梅长苏拉着他聊了很多,聂锋虽然不会说话,头脑却依旧清醒,咿咿啊啊的配合着。两个人聊到陈年旧事,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直说了小半天才罢。

晚间梅长苏回到自己屋子便觉得胸口发闷,送来的晚膳吃了几口粥就推在一旁。甄平看他脸色不好,忙拿了药过来,打开瓶子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粒。“药呢宗主?!”甄平又惊又急,梅长苏痛苦非常,拉开被子躺进去,“给聂锋了。”“宗主你好歹给自己留一粒啊!”甄平急得团团转,满脑子想着现在叫蔺晨来还来不来得及。正想着飞流却在旁边叫开了,“苏哥哥,苏哥哥!”甄平心里一惊,一步跨到床边,梅长苏面色如纸,枕边的手帕上鲜血斑斑,已经昏了过去。

甄平脑子空白一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飞流已经跑到了院子里,“水牛!水牛!”靖王在书房里处理前几天留下的烂摊子,听到飞流在院子里喊水牛,想起那次在密道中飞流的话,便推门走了出去。“你叫我?”靖王虽然出来了,还是心存疑惑。飞流冲上去拉着靖王就往梅长苏屋里拖,靖王被拉着跑的莫名其妙,“怎么了飞流?”少年澄澈的眼睛这时蓄满了泪,“苏哥哥!”声音带了哭腔。靖王一下子明白是梅长苏出事了,朝他的屋子冲去。

静妃被景琰找来的时候梅长苏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本来就憔悴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无,虽然盖了厚厚的被子和大氅,却还是单薄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一样。“他身子这么弱,你还让他放血给他那个朋友?!”静妃冲着甄平,语气是极罕见的严厉,甄平一下跪下,“静妃娘娘,宗主的性子,他想做什么,属下拦不住啊!”

靖王这才注意到梅长苏瘦弱的手腕上缠了厚厚的纱布,还隐隐渗出一点血迹来,想到他刚进来的时候梅长苏躺在床上的样子,心里好像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

静妃给梅长苏施了针,眉眼间都是心疼担忧,“暂时没事了,但还是尽快叫苏先生身边的名医过来吧。他这几天忧思劳累过度,又放了血,本来就弱的身子经不起这么折腾。这几天切记不能再让他劳思伤神了,景琰,你这几天也不要找苏先生商量政事了。”

靖王哪里还有找梅长苏商量政事的心思,他现在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梅长苏的虚弱疲累,这几天他忙的晕头转向,嘱咐了梅长苏休息却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儿臣知道了。”靖王沉声。

梅长苏昏迷不醒,嘴里甚至都冒出了呓语,大多数是些模糊不清的音节。静妃没在意,收拾着银针。可突然有一声,让在场所有的人都脊背一僵,他们都听清楚了,梅长苏说的是,“景琰,别怕。”

靖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仅仅是因为梅长苏在昏迷中依然叫他的名字,还因为这句话是从前林殊常跟他说的。小时候景琰老实,林殊调皮,常拖着景琰捣蛋,景琰总是怯怯的,怕被父皇知道了以后责骂。林殊总是大剌剌的说,“景琰,别怕,父帅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揍我,不会告诉陛下的。”

靖王脸色忽晴忽阴,静妃也是面色骤变。“母妃,”靖王开口,“你听到苏先生刚才说什么了吗?”静妃借着收拾银针掩饰,声音倒平和,“几句呓语罢了,听不清。”靖王不再追问,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了,越是到这个时候,他反而不着急了。

送了静妃回去以后静妃叮嘱,“景琰,你也早点歇着吧。”靖王摇摇头,“我去陪苏先生。”静妃一愣,旋即叹了口气,他们两人的事情,也只能随缘了。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