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六)

高甜,没错就是高甜。
看lo主真挚的双眼( • ̀ω•́ )✧
我最近是不是更的很勤,快给我一个么么哒好吗!
小天使们食用愉快ヽ(•ω•ゞ)

第三十六章

九安山猎宫。

梅长苏很不喜欢春天,从他是林殊的时候就是。

金陵的春日里梅雨连绵,淅淅沥沥下个没完,墙壁床褥都透着一股子潮气。天永远是灰灰黄黄的,沉的快要压到人身上来。霓凰却喜欢这样的天气,每年这个时候都喜欢拿把油纸伞缠他出去散步,他总不愿去。一开始是嫌外头阴冷泥泞,不大不小的雨太恼人,后来是不愿意在景琰笑眯眯的目光里和霓凰单独出去,心里别扭的很。

印象里只有一年春天,他和父帅还有景琰在北境,看着光秃秃的树木一夜之间抽了绿芽,他才知道了原来春天也可以干燥温暖,风和日丽。他和景琰约好明年春天还要来北境,却没有等到下一个春天。

“你醒了?”景琰的声音传来,梅长苏转了转眼珠,外边的春雨滴滴答答,他却意外的没感觉到湿冷。“要不要喝点水?”景琰看他没反应,又问了一句。梅长苏这才点点头,“好。”

景琰扶他起来,起身去给他倒水,他这才注意到,屋子靠墙边放了几个炭盆烤着,祛了寒湿气,这才叫屋子里又暖和又干爽。梅长苏低头抿了抿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被端了水过来的景琰看了个正着。

“偷笑什么呢?”景琰说着递给梅长苏水,梅长苏接过来喝了一口,摇摇头,“没笑什么啊。”“我发现,你好像每次病倒,醒来以后心情总是很好。”景琰饶有兴致的看着梅长苏,“倒是我担心的紧,你自己好像全不在意一样。”

梅长苏不好意思说是因为醒来能看到他才心情好,“可能是平时太累,生病了正好可以歇着。”景琰似笑非笑的看着梅长苏,凑近了脸轻轻说了一句,“别不是因为每次醒来都能看到我才心情好的吧。”

梅长苏被说中心事,脸一下子红了,景琰原本只是想调笑他一下,看他这幅样子知道说中了,越发开心起来。“长苏,母妃说你身子太弱,”景琰一边说一边躺到床上去,猎宫的床比苏宅宽大的多,梅长苏阻拦了一下反而被景琰捉住手揽在怀里,“需得静养,所以回城之前我就在这儿陪你,省的别人来搅你。”

梅长苏惊得一下坐起来,却被景琰又按了回去,他本来就不如景琰壮实,生了病更是虚弱,这一折腾累的气喘吁吁,这得倒在景琰怀里喘口气,“殿下,这…成何体统!”

萧景琰不理他的质问,“上次你被夏江所害,意识模糊之中喊我的名字,后来我找你表明心意,你却生气了。这次你病倒,昏迷不醒的时候仍然喊我的名字,不管你生气不生气,我已经确认了你的心意,就不许你再拒绝我。”

梅长苏窘的脸红到了耳根,嘴上勉强维持着,“昏迷之时的呓语而已,殿下…许是听错了。”“我没听错,”萧景琰正色,“我再也不会听错了。”

梅长苏脑中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萧景琰,可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抱着他的景琰温暖有力,清醒克制如他,也没法不沉溺其中。年少时他与景琰抵足而眠,半夜里他总偷偷钻进景琰怀里。梅岭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像萧景琰这样抱过他。

他想提起林殊,却始终开不了口,这样温暖轻松的时刻,十多年来他未曾经历过一次。这也是他第一次,接纳作为梅长苏的自己,而不是躲在梅长苏的躯壳里,活在林殊的阴影下。

第一次,他由衷的希望,如果就这样做梅长苏,也很好。

这是梦,可他不想醒。

景琰看他半天不说话,身体却不再那么抵抗自己,低头贴近了他的脸,“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景琰磁性低沉的嗓音在梅长苏耳畔响起,听的他浑身一颤。梅长苏看着他脸上泛起的红晕,衬的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点鲜活气,终于忍不住,给了梅长苏一个轻柔细密的吻。

梅长苏没想到会这样,却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景琰一吻结束,仍然不敢睁开眼睛面对他,仿佛这样就能不去面对刚才发生的一切。

景琰,为了这一刻的贪恋,你我如同刀尖舔蜜。梅长苏这样想着,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萧景琰看着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而颤动个不停的睫毛,心脏仿佛被温柔的搓揉了一下,泛出甜蜜又酸涩的酥麻来,收了收胳膊,把他抱的更紧些。

长苏,我知道你是小殊。可是我宁愿,你永远不要说,我也永远不知道。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