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七)

第三十七章

九安山猎宫。

在梅长苏昏迷的这一天里,景琰终于印证了心里一直以来的猜疑。

原本是皇上叫他去汇报一下回宫的事宜,汇报完了碰到言候和纪王,一定要留他聊聊,长辈盛情难却,景琰也只好留下。闲谈之间倒没觉得时间难捱,只觉得父辈们年轻时候比自己有趣的多。

直到说到林帅。

言候说有人随手指了一棵树便做了名字,景琰心里便咯噔一下,再三追问之下,果真是那个名字,梅石楠。

言候和纪王见着靖王脸色骤变,不懂其中关窍,还以为是提起林帅他想起赤焰旧事心中触动,便寻了借口匆匆告辞,让靖王一个人平复。

景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梅长苏的屋子的,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还在榻上睡着。苍白的皮肤难掩病色,连呼吸都轻的让人几乎看不出胸膛的起伏。榻上躺着的这人脆弱黯淡,和张扬明亮的林殊,实在差的太远了。

萧景琰疑心了这么久,有几次他已经察觉到了呼之欲出的真相,可是当他真的确认了这件事之后,他反而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林殊那么骄傲,梅长苏却使了这许多阴诡手段搅弄朝政;林殊那么爽朗,梅长苏却拥裘围炉算计人心让人捉摸不透;林殊那么活泼,梅长苏却终日里病恹恹的疏离淡漠。

最重要的是,他那么爱林殊,却伤了梅长苏那么深。

萧景琰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一切,知道了他是林殊,还能心安理得的让他去为自己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吗?还能冷静的步步为营直到登上皇位吗?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身体一天天恶化而不担惊受怕吗?

回想起那日在梅长苏营帐中的争吵,好像他的怒火每一句都有了解释,他心里什么都知道,可偏偏要这样苦着自己。

“为了赤焰军,为了我。”萧景琰轻轻的说了一句,仔仔细细的看着梅长苏的脸。这张脸和林殊没有分毫相似的地方,挫骨削皮的痛苦,景琰光是想想都几乎窒息。

不能让小殊白白的受了这些苦。景琰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林殊为了赤焰军为了他熬过了这些难以想象的痛苦,如果这个时候把一切说开,不仅他没法面对,梅长苏也同样无法面对。到时候很有可能功亏一篑,他得不到至尊之位不足挂齿,可如果赤焰军污名无法洗雪,七万赤焰军忠魂难安,景琰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不戳破。

“你醒了?”景琰看到梅长苏睁开了眼睛,可是又楞楞的不答话,于是又问了句,“要不要喝点水?”梅长苏像回过神来一样点点头,景琰转身去给他倒水,手里微微捏紧了茶壶,才让茶水不至倾洒出来。

梅长苏偷笑的样子落在景琰眼里,美好的仿佛是梦境一般,静妃说过梅长苏醒来以后就无大碍了,只是需要静养,如今看他精神尚可,心里也就轻轻吐了口气,来了兴致调笑他。

看着梅长苏脸红到耳根的可爱样子,景琰顺势躺在榻上把人揽在怀里,也不理他的反抗质问。知道了梅长苏就是林殊之后,萧景琰对他表现出来的一切抗拒都不再在意,他知道小殊有他的筹谋,不能因为感情而出现意外。

只是小殊也太小看我了,景琰这样想着。

“我再也不会听错了。”他一字一顿的说。

这句话说完之后景琰感觉到了怀里的人正从之前的僵硬对抗变得柔软,但却不吭声,于是俯了身子问,“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梅长苏的脸颊应声飞起红晕,颤动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直刷到萧景琰心上。终于忍不住,给了梅长苏一个绵长细密的吻。

可是一想到梅长苏仍然纠结于自己的身份,而他却既要假作不知,不动声色的保护梅长苏不再陷于危险之中,又丝毫不能影响到赤焰案的平反,景琰就从失而复得的狂喜中跌进酸涩的纠结里。他收紧了环着梅长苏的手臂,隐秘的,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

我……稍微解释一下
这一章实际上是一个小小的倒叙,就是讲了一下景琰知道真相的过程
用了毫无新意(并不)的石楠梗,是因为其实景琰基本上已经猜到了,石楠不过是最后一层窗户纸。
后半部分是以景琰的视角重现了一下梅长苏醒来的过程,跟上一章梅长苏的视角是有区分的。
为啥要这么写呢……简单的说,就是因为这两人现在各怀心思。
那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同床异梦。

这算不算个刀,还真是见仁见智,因为每个人被戳的点不同
我自己来说,这是个玻璃碴,看着很像糖,但是这种各怀心思逃避隐瞒的状态,我认为是恋人之间最不好的状态。
不知道我表达清楚没…
写个东西表达能力差到要啰嗦这么多我也真是(摔)

请给lo主一点爱的鼓励好吗!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