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八)

周五就要考力学了,我差不多已经是死的了!
我的天惹!
琰琰要娶太子妃了👀
让lo主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一起摇摆!!!力学千万要过啊!!!

第三十八章

金陵。

已然是夏日里了,皇上却还总是恹恹的,自从九安山回来之后,皇上的身子一直不大好,整日里在芷萝宫躺着,朝政上的事全都丢开手让靖王去做了。

“我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皇上在芷萝宫后边的小花园里坐着,看着静妃侍弄她那些花花草草。

“好端端的陛下这是说什么呢,太医都说了,没有大碍,左不过将养一段时间罢了。”静妃有些嗔怪,放下手里的小银铲,在宫女递上的铜盆里净了手,才做到皇上身边,给他轻轻捏起肩来。

皇上笑笑,望着郁郁葱葱带着药草香气的小花园,“景琰的侧妃去世多年了,朕寻思着给他再找一个好人家的姑娘照顾他,就和他的册封礼一起办了,喜上加喜。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我看就不错,改日你见见?”

静妃被皇上这一番话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景琰成亲固然是大事,可真正令她吃惊的是皇上所说的册封礼。景琰已是七珠亲王,再行册封就意味着…

立太子。

皇上看着静妃听了自己的话惊得跪了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反而笑了,“瞧朕这脑子,朕想立景琰为太子的事情和纪王商量了,却忘了跟你说了。你瞧你吓得,快起来吧。”宫女伸手把静妃扶起来,静妃深深吸了一口气,“臣妾失态,还请陛下恕罪。”

“唉,你害怕也是正常的,”皇上眯了眯眼睛望着远方,“这些年来说到底是朕亏待你们母子。你在宫里不争宠不生事,一心服侍朕,景琰在边境替朕征战,军功赫赫但从没有半点居功自傲之心。以前朕和景琰总是过不去赤焰军这个坎,现在朕也老啦,景琰也不像从前那样一根筋只会惹朕生气了。这个太子,你们母子俩没想过,但是朕要给。”

静妃听着皇上的话,心底突然泛起一点酸楚来。这个男人她从未爱过,可几十年来他杀伐决断她是见惯了的,今日这一番话让人觉出,他是真的老了。

“你瞧瞧你,”皇上盯着静妃红了的眼圈,“高兴的事儿。柳澄的孙女,你见不见呀?”“见。”静妃点头,收了收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又伸手给皇上按摩起来。

靖王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正在吃静妃给他炖的银耳百合莲子羹,听到静妃淡淡的说,手一抖竟把整碗莲子羹泼在了身上。

旁边的宫女手忙脚乱的给他擦,他只怔怔的看着,直到宫女不小心扯到了袍子,靖王才像回过神来似的,往后退了退。

“你们先下去吧。”静妃语气还是淡淡的。

“母妃,儿臣不想娶妻。”靖王等宫女走了,终于开口。“怎么?柳澄家的孙女没瞧上?”静妃虽是问,可语气里却没一点吃惊,“那孩子我瞧过了,模样周正大方,性子也温柔体贴,我看着很不错。你已经三十二岁了,陛下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都有了你了,可是你呢,到现在也没个家,也该是有个人照顾你了。”

“儿臣…”靖王迟疑了一下,似在思忖措辞,“儿臣不是瞧不上柳中书的孙女,而是…”

“而是什么?”静妃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景琰,你的心思我并非不知道,可我也告诉你,你心里想的那个人,跟你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靖王脸色突变,他没想到他的心事母妃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母妃…”靖王喉头生涩,发出的声音干哑难听,“你都知道了?”

静妃叹口气,“景琰,你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那个梅长苏,他的宿命不该在这儿,大事一成,你就该早早让他回归江湖过他的闲散日子去。你存着这样的心思,迟早会害死他,也会害死你自己!”

靖王脑中一片空白,抬头望着静妃,目光空洞,“母妃,你早知道他是小殊。”

这下轮到静妃惊愕了,“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与言候纪王闲谈,无意间得知林帅年轻时曾化名梅石楠游历江湖。现在想来母妃怕是早就知道了苏先生就是小殊,后来半真半假的,我竟没发现其中关窍。”靖王语气里掩不住的颤抖,让人听着心里跟着难受。静妃的语气也软下来,“我就是因为知道他是小殊,所以才更不能纵了你的心思。”

“母妃,”靖王竟跪了下来,“我未曾告诉小殊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是为赤焰冤情未雪不想节外生枝。可既然我知道了,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再消失在我面前。母妃,不管天下人如何说,我绝不后退半步。”

静妃看着跪在殿前的景琰,心中五味杂陈,景琰从小耿直,但一向是个乖巧懂事的,像这样言辞激烈立场鲜明的反抗,竟是一次也没有的。那年赤焰案发,她让人出宫带话叫战英拖住景琰不要进宫。战英终究是个小孩子,景琰那犟脾气是谁也拦不住的,冲进宫里和皇上大吵一架。后来皇上罚他在祠堂里跪了三天三夜,跪的嘴唇发白冷汗直流,脊背都不曾弯一下。

就像今天。

“你执意如此,母妃知道你的性子,是拗不过来的。可这亲事是你父皇定下的,”静妃顿了一下,“你纵使不愿意,也没有旁的办法。”

靖王面如死灰,他知道母妃说的对,纵使他有千般理由万般决心,可这是父皇指的婚事,他没有旁的办法。

“快起来吧,”静妃看着景琰呆呆的跪在地上,心疼的不得了,“仔细膝盖。小梨,”静妃扬声,宫女快步走了进来,“快带他去换身干净衣裳。”

“靖王殿下。”小梨轻声,靖王看她一眼,站了起来,由她领着去后殿换衣服了。

静妃垂了眼帘,藏住了隐隐泛起的泪花。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