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靖苏』『琰殊』长林(三十九)

本来我是想狠狠虐一把的。
但是写到后边实在下不去手,还是甜了。
这文大概快要结束了,写了这么久。
考试月了,把这文结束之后我应该就好好复习去了,土木狗伤不起。
假期应该会开新文的,是诚韦台三角,还有孙蜜。
盒盒盒盒盒盒盒大声告诉我够不够刺激。
你们有什么梗想看什么梗都可以给我留言呀!我虽然擅长写狗血好几角恋,但是我脑洞真的很小。
或许我过一阵儿会发一篇点梗,详细交代一下新文的框架。但是你们只要有梗就告诉我好吗给你们么么哒!!!!

第三十九章

苏宅。

“皇七子萧景琰,天资英奇,体识明允,兹恪尊天意,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立为皇太子…”甄平说着说着,瞧着梅长苏脸色不对,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晏大夫端着药碗进来,白了甄平一眼,“好好的你跟他念这个做什么。”甄平鼓鼓嘴,“是宗主叫我念的。”

梅长苏接过药碗晃了晃,一饮而尽,“晏大夫,这有什么打紧。”晏大夫拿过空碗来,气呼呼的说,“你要静养!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梅长苏淡淡笑笑,“现在是夏日里,我的身子好的很。”晏大夫气的哼了一声,走了。

“宗主,”甄平声音有些迟疑,“太子殿下有些日子没来了。”梅长苏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殿下的行踪,也是我们应该议论的吗?”

“是,宗主,属下知错。”甄平低头。“如今朝中无事,”梅长苏的语气软了点,“他没什么事要与我商议,又何必来?”

入夜,梅长苏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忽然听到密道那头铃声轻响。他几乎是立刻就坐起来了,身子却僵在床边。那铃声不依不饶的响着,梅长苏无法,起身去开密道门。

景琰坐下梅长苏就斟了一杯茶给他,他却看着未曾束发的梅长苏发愣。“殿下。”梅长苏把茶杯搁在桌子上,不轻不重的说了声。

景琰回过神来,“苏先生,我许久未来,你近日可好?”梅长苏扯扯嘴角,“劳殿下挂心,苏某一切都好。”景琰微微皱着眉,“我说了不要与我这么生分。”梅长苏不接他的话,“殿下今日前来可有什么事要与苏某商议?”

“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萧景琰反问,语气却带了歉疚,“我这几日实在是脱不开身。”“我知道,”梅长苏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太子新立,皇上又给指了太子妃,殿下要是有空闲,那才是奇怪。”

景琰担心的就是这个,看梅长苏神色淡漠心里更是没底,“长苏,我来就是要与你商议这件事情。”梅长苏截住话头,不让他再说下去,“苏某算计人心筹谋权势尚可为殿下尽力,这太子妃的事情我倒当真无能为力。何况听说柳中书的孙女才姿绝艳,温婉娴德,殿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萧景琰一把扯过梅长苏的手,目光炯炯的盯着他,“她再好也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你。”

梅长苏想用力抽回手,可景琰抓的太紧,他挣不过,也就由他抓着,“殿下这意思,是要苏某入宫去当太子妃?”

萧景琰愣了,他想过梅长苏可能会说的许多话,偏偏没想到这一句。是啊,就算父皇未曾指婚,就算梅长苏与他两情相悦,就算这一切的阻力都没有,难道他还能要梅长苏入宫当了太子妃去?

梅长苏感受到景琰手上的力松了,趁机抽回手,“皇上既已指了婚,还望殿下谨遵圣谕。勾引太子,断皇室血脉这等不忠不孝的罪名,苏某担当不起。”

萧景琰望着平静的梅长苏,心里的无名火腾的蹿了起来,“你想说的是林殊担当不起吧。”

梅长苏瞬间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一番,“殿下说什么,苏某听不懂。”

景琰垂下眼睛,声音有些疲惫,“小殊,我都知道了。你瞒了我这么久,你累吗?我知道你是怕我知道你的身份之后会冲动,会破坏我们为赤焰军洗刷冤屈的计划。但我已经不是当年愣头愣脑的萧景琰了,这么多年朝野上下勾心斗角人心险恶我见的太多了。我不是不知道,我只是不屑。就算我知道了你是林殊,我也不会因为一时头脑发热而破坏全盘计划。”

“可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林殊,你会接受这个计划吗?”梅长苏抬眼,意料之内的看到了景琰瞬间僵硬的表情,“你不会。如果你知道我是林殊,你不会接受这样玩弄权谋的我,你不会让我卷入哪怕有一丁点危险的局面中去。梅长苏只是一个谋士,所以你可以接受他步步为营阴毒筹谋,换成林殊,你是接受不了的。”

“为什么你总要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呢!”萧景琰猛的站起来,“你的筹谋算计说到底都是誉王和献王自作孽,你不过是抓住了他们的漏洞罢了,哪里来的阴毒?我认识的梅长苏,不仅仅是一个谋士,还是与我并肩战斗的战友!是与我心灵相通的知己!是让我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爱人!”

梅长苏的面容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有点模糊,但景琰还是看见了他眼角滴下的泪。“那林殊呢?就是你童年的玩伴吗?”

萧景琰走过去环住梅长苏,薄薄的唇在他耳边开合,“那年我从东海回来,几乎日日睡不着,那时我才知道,我对你并非只是朋友的感情这么简单。十几年来我甚少回金陵,总觉得宫里王府甚至街上,到处都是你的身影。这样的日子直到遇到改换了身份面貌的你,才好转了许多。”

景琰换个姿势,蹭了蹭梅长苏顺滑的发,接着说下去,“梅长苏不是另外的人,无论你的面貌性格如何改变,你始终是你。一开始我也苦恼,我为什么会爱上除你之外的人,知道真相之后我才明白,因为你的灵魂未曾变,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依旧爱你。这么多年了,谁的性格能和少年时比起来分毫不变呢?假使你未曾去梅岭,如今你而立之年难道还能像十七岁时那样调皮张扬?我们都会变,容貌会变,性情会变,只要守住心不变,无论是梅长苏还是林殊,都是你。”

梅长苏总是拿十七岁的林殊和现在的自己相比,却从没想过三十岁的林殊会是什么样子。景琰把他转过来面向自己,“不要再嫌恶自己了,好不好。”

梅长苏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可眼神又马上灰暗下来,“可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永远无法有结果的。”景琰看着梅长苏垂着的眼睫,脸上迷茫又沮丧的小表情,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凑近了开口,“我们一起想办法。”

梅长苏被突然凑近的景琰吓得抬起头,又刚好对上他滚烫的眼神。与梅长苏四目相对,景琰再也忍不住,扣住梅长苏的后脑要了他一个香甜的吻。

等梅长苏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景琰抱到床上去了,未束起的长发铺在榻上,如同黑缎一般,苍白的脸因为刚才的吻而微微有些泛红。萧景琰喉咙一动,俯身把他整个圈在了怀里,他平日里总温和沉着的圆圆鹿眼里,此刻却翻腾着汹涌的情欲。梅长苏看着近在咫尺的景琰,说话声音都带了颤,“殿下…你这是…这是做什么…”

萧景琰被这句殿下激的低头咬住了梅长苏的锁骨,感受到梅长苏浑身一颤才满意的顺着脖颈一路向上。“殿什么下,”景琰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梅长苏的耳垂,另一只手迅速的解开了梅长苏的衣襟,低头含住了他的唇,“叫景琰。”

—————————————————
lo主不是卡肉,是炖肉无能……这点肉汤你们凑合喝吧不要打我¯\_( •́ω•̀ )_/¯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