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春风十里【05】

双美糖。

OOC,别打我。

『05』小别胜新婚

方孟韦回到重庆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

“半个月而已,天竟凉的这样快。”方孟韦自己嘟囔着,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心里又惦记起明诚的伤来,“不知道上海是不是也这样冷,他身上还有伤,着凉了是不好的。”

拎着箱子走出闸口,方孟韦意外的看见了孙朝忠。孙朝忠穿着制服,左手手臂上搭着一件薄呢大衣,看见方孟韦出来快步迎了上去。

“怎么走的这样急,”孙朝忠一面接过箱子,一面给方孟韦披上了大衣,“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走的时候你不在,”方孟韦把胳膊伸进了大衣的袖子,觉得暖和了不少,“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孙朝忠把箱子放在后座,和方孟韦上了车,“我出差回来就听说你请假了,于是每日在这儿等。”

方孟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少说嘴了,你怎么知道我坐船还是坐飞机?”

孙朝忠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仿佛在说公事一般,“我去查了,你走的时候是买的船票去武汉,你到武汉的当晚渡边直人就被杀了,日本人因此封锁了周边交通一个星期。你只请了半个月的假,想再去上海也不能了,所以我想你应该还是从武汉坐船回来,只是没想到你去的竟然这样久。”

“你调查我?”方孟韦侧了身子,略带嗔怒的看着孙朝忠。

孙朝忠不为所动,“我回来你就不见了,我只是去交通局查了查旅客名单,这应该不算调查你吧。”

方孟韦想想也是,便重新坐正了身子,突然意识到街边的景色有点异样,“这不是回我家的路吧。”

“不是,”孙朝忠回答,“是去我家。”

“为什么去你家?”方孟韦觉得莫名其妙,他本来想回家放了东西就去局里销假的。

“我有话要问你。”孙朝忠声音冷淡,方孟韦却听出了一点不寻常。从见到他开始他就冷淡的很,虽然他平日里也是冷淡,然而却不像今天这样讲话毫无起伏。

孙朝忠的家很快到了,不像方孟韦家的小洋楼,他的家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院子,屋子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院子里没什么东西,看起来光秃秃的,屋里也没什么家具,看起来并不太像有人居住。

“你家还真是跟你一样啊,”方孟韦一边参观着一边说,“什么也没有,你在家里不觉得无聊吗?”

孙朝忠并不搭他的话,进了卧室门就反手把门栓插上了。

“方孟韦。”孙朝忠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抖动。

孙朝忠很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他,方孟韦疑惑的回头,却被孙朝忠一把搂在了怀里。方孟韦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有点懵,孙朝忠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掐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这一吻从凶狠到绵长,以至于方孟韦都有些恍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孙朝忠已经把他压在床上了。

“你干吗呀,快起来。”方孟韦捶着孙朝忠的胸口,然而孙朝忠并不理他,紧紧的把他圈在身下,“为什么走的时候不和我说一声,我很担心你。”

孙朝忠的声音异常的低沉,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不停的抖动,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可方孟韦却看出了他的难过,不禁柔声,“我着急去看我大哥,你又不在嘛。”

“你可以给我留一封信的。”孙朝忠抬眼看他,眼眶有些发红,方孟韦看了心里酸涩,抬手摸摸他的鬓角,“我想着不过是去看看我大哥,也不是什么大事,左右不过半个月。”

“上海很危险。”孙朝忠语调柔软,全然不像平时冷淡的他。

“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方孟韦笑,孙朝忠不冷冰冰的样子他是很喜欢的,只不过这样的时候太少。

孙朝忠从方孟韦身上翻身下来,躺在他旁边,伸手把他圈在了怀里,“你怎么在武汉待了那么久?我以为交通一恢复你就会回来。”

方孟韦想了想明诚的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明诚还在汪伪政府里,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待了几天发现武汉也是很有趣的,于是就多玩了几天。”

“到处都是日本人,”孙朝忠紧了紧搂着方孟韦的手臂,“有什么好玩的。”

方孟韦侧头看着孙朝忠,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小的时候有没有被鞭炮炸过?”

“鞭炮?”孙朝忠摇摇头,“没有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听老人说,让鞭炮炸过的小孩子长大了就会变面瘫,不会哭也不会笑,吓得我再也不敢在炮仗旁边玩了。”方孟韦嘴角含笑调侃孙朝忠。

“你说我是面瘫,不会哭也不会笑?”孙朝忠盯着方孟韦,凑近了他的脑袋,伸手开始骚他的痒。

方孟韦最怕这个,痒得在床上滚来滚去,一面笑一面求饶,孙朝忠也难得的有了笑模样,“还敢不敢了,嗯?”

“不敢了不敢了,诶哟,哈哈哈…”方孟韦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孙朝忠停了手,又变成把方孟韦圈在身下的姿势,贴近了方孟韦的脸,仔细的看他。方孟韦让他瞧得不好意思,“看什么呀,不认识我啊?”

“认识,可总也看不够,”孙朝忠在方孟韦耳边低声说,呼出的气流吹的方孟韦耳朵痒,“怪你长得太好看了,把我的魂都勾了去。”

方孟韦瞪他,“那我以后老了不好看了呢?”

“那我也喜欢你。”孙朝忠说罢轻轻咬了他耳垂一口,方孟韦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伸手轻轻推他,“净说些好听的话来哄我。”

“你不是总嫌我乏味,”孙朝忠仿佛被方孟韦的脖颈迷住,一直在他的耳朵和锁骨之间流连,“如今我便说些真心话,你又说我哄你。”说着手不安分的伸到方孟韦的身下把他环住。方孟韦臀部挺翘,躺下来后腰与床有一道缝隙,让孙朝忠的手轻易的就伸了进去,迫方孟韦紧紧的贴在他身上。他的手指灵活的寻找着方孟韦的腰窝,深深浅浅的按了,方孟韦不由得轻哼了一声。

孙朝忠看着他脸红的像个番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用另一只手解开了几颗方孟韦的衬衫扣子,在他的胸膛和锁骨细密的吻着。方孟韦的理智想推开他,却被他吻得全身无力,手搭在肩膀上倒分不清是推他还是抱他了。

“别…别闹了…”方孟韦话都说不连贯了。

孙朝忠重新和他面对面,鼻尖轻轻蹭着方孟韦的鼻尖,微微侧头对着他薄薄的嘴唇,语气既温柔又郑重,“孟韦,我很喜欢你。”

方孟韦睁眼看他,眼睛里像蕴了一层水汽一般,“我知道…唔…”

孙朝忠没等他说完,就用一个绵密深情的吻把他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