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春风十里【06】

一章过渡。

今天重温北平,小方和孙蜜塑造的真好。

『06』除夕夜

今天是除夕,局里上上下下都没了上班的心思。

“这到了年下,愈发的冷了。”方孟韦一边说一边在屋里转圈。重庆的冬天冷的不剧烈却影响深刻,让人一整天身上都是抖的。

李秘书捧着一个热水袋站在桌子旁边,“这不叫冷,我们那儿的冬天那才叫一个冷,大雪下的齐膝深。”

方孟韦在美国出生,然而三岁的时候便回国了,长于南国,对北方的冬天并不了解。上海当然也是下雪的,可总是薄薄一层成不了气候。

“那不是要冻死人的?”方孟韦好奇的问。

“每年都有冻死的!进屋就得上炕,要不然冷的受不住。穿的棉袄棉裤老厚了,我看光裤管子就比处长你的腿都粗。”李秘书看方孟韦今天心情不错,便本性难改的调侃起他来。

方孟韦在脑中想象了一下画面,觉得好笑,“这么厚的棉衣,你要是穿上不就成个熊啦?”

李秘书身材魁梧,是典型的北方汉子长相,肌肉恨不能突出薄薄的制服跳出来,如果再穿上厚重的棉衣确实就显得笨重了。

李秘书嘿嘿一笑,也不恼,继续和方孟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眼看着墙上的钟走到了五,李秘书赶紧脚底抹油的跑了。

方孟韦失笑,也整理了一下东西准备回家。走出门才发现楼里已经空了,想来是大家熬不到下班的时间就已经偷偷溜走了。

孙朝忠应该不会偷偷早走的,方孟韦这样想着,就走到了孙朝忠的办公室门前。然而大门紧锁,里边显然没人。

这让方孟韦犯了嘀咕,孙朝忠不是个会早退偷溜的人,怎么这会儿办公室锁着?而他中午还同孙朝忠一起吃饭,下午也应该在办公室里才对。

孙朝忠近来时常突然消失,有时候会提前告诉方孟韦,有时候不会。他以前也是出差的,然而最近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了,甚至有几次是旁人找不到他找到方孟韦这里来,方孟韦才知道他出差了。

年关底下,局里上下都没什么事情,怎么独他一人这么忙?

方孟韦心里嘀咕着,终于开车回了家。

方家是一年难得热闹一回的,虽然佣人里里外外挂了灯笼对联,也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冷清。

程小云在厨房里和姑父一起张罗晚饭,方孟韦进到屋里看她忙活,心里倒没有平时的别扭。

有程小云在的时候,这个家里就比平时多一丝生气。父亲的脸上有平和的笑意,木兰更是围着她叽叽喳喳,连姑父都格外开朗些。

其实这几年他零零散散知道了一些程小云和他父亲的事,心里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厌烦她。可偏偏方孟韦和方步亭两个人都不肯敞开心扉的谈一谈这件事,所以程小云至今也还是住在自己的小院里,偶尔才会来一趟。

程小云注意到了在门口站着的孟韦,脸上的笑稍微有些僵,“孟韦回来了。”

“程姨。”孟韦答应了一声,表情温和尊敬。

程小云似乎是没料到,因为方孟韦平日对她总是冷淡别扭的,因而一时倒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洗洗手吧,饭快要好了。”谢培东从厨房里出来对孟韦说,“傻楞在那儿干吗?姑爹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狮子头,你再不洗手去可都被木兰抢光了。”

木兰听了从厨房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刚烤出来的半块面包,“我才没有抢小哥的呢,明明每次都是小哥抢我的。”

谢培东听了失笑,“你这丫头,孟韦什么时候抢过你的东西,哪一次好吃的不是先给你留着。”

孟韦脸上的笑终于舒展开了,走到木兰跟前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跟你抢。”

谢培东做的狮子头是孟韦最爱吃的,洗手坐下以后他就眼巴巴的看着,方步亭不动筷子,小辈是不能先吃的。

“今天是除夕,”方步亭难得有笑意,“大家新年快乐。”

碰过杯之后方孟韦终于夹了一个狮子头,可是还没吃到嘴里电话铃突然响了,惊的他筷子一抖,狮子头掉在了面前的碗里。

“我来接我来接,”谢木兰欢快的跑过去,“肯定是孝钰,她答应除夕夜打来电话的!”

“喂?”谢木兰欢快的接电话去了,方孟韦笑笑,重新夹起了碗里的狮子头。

“小哥,是找你的。”谢木兰有点失落又有点惊讶。

“这大年三十的,是谁呀?”谢培东问了一句。

“是统计局的人。”木兰困惑的答了一声。

“大年三十也不让人消停。”方孟韦放下筷子走过去咕哝了一声。

“喂?”方孟韦语气不善,一半是因为不耐烦,一半是因为他那个一口都还没吃到的狮子头。

“方处长,刚刚抓获了一个日本间谍,”是李秘书,“现在正在中央医院,伤势严重。”

伤势严重的话如果拖到明天就可能死掉,这样一来就失去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所以方孟韦纵然心里不情愿,也只能现在赶去医院。

“知道了,我现在过去。”方孟韦说完就撂了电话。

“父亲,”方孟韦转向方步亭,“我恐怕得去一趟,刚抓了一个日本间谍。”

“日本人倒是不过春节的,”方步亭不太高兴,然而也无可奈何,让方孟韦进中统是他的主意,如今被搅了年夜饭他也只能抱怨一两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方孟韦答应着,上楼换了衣服,便出门往中央医院去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