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才是心头好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春风十里【13】

终于放假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13』初到香港

“金融系,方孟韦。”

方孟韦手里拎着一个皮箱,排过长长的队,终于弄好了报道的各项事宜。拿着盖好章的入学证明,他随便挑了张长椅坐下,揉揉被皮箱勒红的右手。

他本来是想报数学系的,可是方步亭坚持让他学金融。方孟韦知道自己能去港大已经是父亲莫大的让步了,也就做了妥协。

他无意继承父亲的衣钵,但只要能远离政治便都是好的。

临走之前程小云给他带了不少钱物,方孟韦不想要,程小云却把他的手推了回来。

“拿着吧,万一有点什么急事不至于无措,香港的物价也不便宜,”顿了顿,程小云的声音稍微低了点,“你父亲想历练你,可一个人在外面哪是那么容易的?别委屈了自己。这钱他不知道,你自己偷偷收着。”

方孟韦看着被妥帖的放在两件大衣之间的小包裹,垂下了眼睛,“程姨,这些年你辛苦了。”

程小云愣住了,随即又笑笑,“你父亲,你大哥,还有你,我们谁这些年不辛苦呢?”




九月的香港还是夏日,就算是方孟韦这样清爽的人,拎着皮箱找到宿舍的时候也难免出了一身薄汗。

宿舍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方孟韦推门进去,他的室友已经先来了。

那人正坐在床上整理东西,听见声音转过身来,看见方孟韦站在门口,灿烂的笑了笑。

“你好,我是明台。”

方孟韦愣了一下,明台虽然穿的是黑裤子白衬衫,粗看起来和普通学生无异,可是皮鞋和手表却价值不菲,想来是个富家少爷。

“你怎么不高兴啊?是不是外边太热了?”明台看方孟韦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你来坐一会儿,这窗子外面有树,坐一会儿就凉快了。”

方孟韦许久没有承受这样的热情,一时有点手足无措,只能礼貌的笑笑,坐到自己的床铺上去。

明台一边叠着衣服,一边跟方孟韦说话,“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方孟韦这才想起来自己连名字都还没说,顿时觉得有点窘。

“我叫方孟韦。”方孟韦开口,同时友善的笑笑。

“方孟韦,”明台重复了一遍,“好听。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的啊?”

“你不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方孟韦扫了明台的床铺一眼,大大小小堆了好几个箱子,还有几个包袱放在地上,衣服也丢的满床都是。

“我不是,”明台摇摇头,“阿诚哥出去给我办入学手续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阿诚哥,方孟韦想到明台的姓,又想到自己在武汉救下的那人,心里咯噔一下。

“孟韦,你是哪儿人啊?”

方孟韦笑笑,“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哪儿人。”

“这怎么能不知道,”明台惊奇,“在哪儿出生就是哪儿的人啊。”

“我在美国出生。”方孟韦回答。

“这样啊,”明台转了转眼睛,“那你是在哪儿长大的?我听你中文讲的这样流利,应该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吧。”

“我在上海长大,十几岁的时候又去了重庆。”方孟韦神色有些黯然。

“那我们可算是同乡了!”明台笑,“我也是上海人!”

“上海人?”方孟韦有点惊讶,“你的口音倒不大听的出。”

“我在北平呆了几年。”明台轻描淡写的说。

方孟韦觉出明台语气有变,但也只是点点头,没有打算追问下去,这年头人人都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

“你既然是自己来,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吧!”明台很快恢复了活泼,向方孟韦发出邀请。

“这不好吧。”方孟韦真心实意的推辞,第一次见面明台就这么热情,他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实在消受不起。

“有什么不好的,”明台干脆坐到了方孟韦的床上,“阿诚哥在香港饭店订了位置,你来和我们一起吃多有意思。你既然是上海人,那么我们口味应该也相近。”

方孟韦还是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晚上吃食堂就可以了。”

“食堂怎么吃啊,”明台嚷,“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去食堂看了,没一个菜能吃。”

“食堂怎么就没菜能吃了?”

明台话音刚落,明诚就进来了,“我看是你太挑食。”

“阿诚哥!”明台跳起来扑在明诚身上,“你回来啦!”

“这么大的人了,”明诚往下扒拉明台,“怎么还跟小时候似的。”

“阿诚哥,给你介绍我的室友。”明台笑嘻嘻的下来。

明诚这才看清屋里坐着的人,刚才被明台挡着,只隐约看了个侧影。

“这是我的室友,方孟韦,他也是上海人!”明台兴冲冲的介绍,却发现明诚和方孟韦对着发愣。

“孟韦?”明诚开口。

明台惊讶,“你们俩认识?!”

方孟韦点点头,“明先生。”

明诚当时离开武汉的时候是凌晨,没和方孟韦道别,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有缘再见。

字条被方孟韦扔了,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有什么缘,再什么见?如今真的再见了,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在武汉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多亏孟韦救我一命。”明诚虽然对明台说话,眼睛却始终没离开方孟韦。

“是这样啊,”明台点点头,“这世界还真是小。我刚才还在邀请孟韦晚上同我们一起吃饭,既然你救过阿诚哥,那晚上就更没有理由不来了。”

方孟韦刚要说话,明台却突然转向了明诚,“阿诚哥,你什么时候去武汉执行任务受伤了?你信上怎么没和我说起过?”

明诚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面上有点尴尬的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明台眉毛皱了起来,“我临走之前,你答应我不再亲自去执行任务的。”

明诚轻轻拍了拍明台的背,“明台。”

“是不是明楼叫你去的。”明台的脸完全沉下来了。

“胡闹,”明诚皱眉,“怎么直接叫大哥名字。”

方孟韦在旁边看着觉得尴尬,这是他们的家务事,自己本来不应该听见的。

“好了明台,”明诚放在明台背上的手又轻轻拍了拍,“你又耍小孩子脾气,也不怕叫孟韦看了笑话你。”

明台抬头看了一眼方孟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转头瞪了明诚一眼。

明诚知道他这是好了,终于松了口气,对着方孟韦笑笑,“孟韦你看,明台就是这个脾气,你们俩以后住在一间宿舍里,你多包容他点。”

明台听了不高兴,“我对孟韦才不会这样呢,我平时很随和的。”

“好好好小少爷,你最随和最懂事了。”明诚无奈的笑笑,又看向方孟韦,“孟韦,晚上一起吃吧。”

方孟韦不好意思再拒绝下去了,只好点头答应,“那就谢谢明先生了。”

“不用这么客气。”明诚笑笑。

“走吧走吧,”明台推着方孟韦,“我最爱吃草头圈子,你爱吃什么呀…”

明诚关好门,跟在方孟韦和明台的后面。

似乎是瘦了些,打量着方孟韦的背影,明诚这样想。

评论(4)

热度(22)